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11)

再三确认了李希侃的身体没有大碍之后,毕雯珺把他送回了住处。大学毕业之后,原本两个人住在一间公寓,后来分手了,李希侃不想吃软饭,很有骨气地搬了出去,声称“眼不见心不烦”。黄明昊正愁没人合租,便把李希侃拐过去一起住了。

依范丞丞的话说,两个人互相有个照应,也挺好的,省心。

李希侃刚踏进房门,黄明昊就从卧室里冲出来,紧张兮兮地盯着他,扭捏了半天,问:“你伤口都处理好了吧?”

见黄明昊难得关心他了,李希侃一时还有点不习惯,俯身换了拖鞋,边向厨房走边调侃道:“你这么关心我,还先抛下我走了?”


“我哪有!”黄明昊口无遮拦地骂道,“都怪雯珺哥,他要我先回来了,但是我这一颗心还是放不下啊,想到你就担心死了!”

李希侃的指尖刚触到冰箱门就顿了下来,扭头问:“他让你先走的?”


“对啊。”黄明昊无辜地点点头,又指了指餐台上的白色塑料袋,“你的药。说明书都在里面,记得按时吃。”


李希侃的心思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,想到毕雯珺又骗自己,再想到在学校发生的一系列事,瞬间想通了,大喊了一声:“靠!又被耍了!”


黄明昊顿时堆了满脸的问号,看着李希侃飘忽不定的的眼神,好像也明白了,小心翼翼地证实: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不会……吧?”


话音未落,李希侃的脸“唰”地一下红爆了。


黄明昊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眼睛里都冒出了光,扒着李希侃追问:“在哪里?全不全套?”

“滚!”李希侃赶紧甩开他的手,转移话题,“我晚上都没怎么吃,饿死了,快给我弄点填肚子的。”

“毕雯珺没喂饱?”黄明昊眨眨眼。


“他根本不管我吃饱了没……”李希侃说着,突然get到了黄明昊的话中之意,吼道,“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!快去!”

黄明昊爆笑,让李希侃挪了挪身子,理了理冰箱里面为数不多的食材,找了半天捞出两只鸡蛋、两个番茄,尴尬地笑了笑,说:“谁叫我们平时都不买食材……我也没怎么吃,凑合着做两碗面?”

李希侃从碗柜后面翻出来一包火腿肠,又掏出一罐牛肉辣酱,“还有这两样。”


黄明昊把东西接过来,指腹在罐盖上面蹭上了一层灰。他挑挑眉毛,质疑道:“这玩意儿没过期?”


李希侃一脚踹到黄明昊屁股上:“别废话,吃了死不了人。我现在是病号,动不了手,你做好了给哥哥端上来哈。”


这人受了伤,倒还学会仗势欺人了。黄明昊瞪了他一眼,转念想想,好像平常也没被少欺负。



不过逞着病人为大的原则 ,还是乖乖下了两碗面,还在李希侃的那碗上面多加了一根火腿肠。


“太满足了!”李希侃吸溜了一大口面,夸,“你这厨艺不错哎,我这个月的伙食就交给你了。”


“想得美。”黄明昊举起筷子敲了敲他的脑袋,然后犹豫了一下,还是慢吞吞地说,“其实我觉得今天这件事……好像有蹊跷啊。每次正式比赛之前,我们都有好好检查的。我本来以为是疏忽了,后来看到包里的的润滑粉,挤了一大管了,是我挤的。”


他把三根指头竖起来,做了个保证的手势:“我绝对仔细检查了。”

李希侃埋头又啃了半根香肠,问:“有监控吗?”


黄明昊摇摇头,叹了口气:“工作人员说今天备赛区那块儿的监控器昨天坏了,今天还在维修,没能录上。”


“猜到了,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经赛车场,在这种地下,被动点手脚都是小事。”李希侃耸耸肩,“我回头跟毕雯珺问一下,让他查吧。”

说完又若无其事地吃了一根火腿肠。


不得不说李希侃的心真的很大,不过他还是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的。

当他跑到警察局,没有敲门直接闯进毕雯珺的办公室时,毕雯珺正在研究匿名信件新发过来的照片。


照片上依旧是李希侃,被黄明昊要求下楼倒垃圾。大抵是傍晚,李希侃裹着件薄外套,脚上套了双拖鞋就出门了,头发也是乱糟糟的。而有几张照片里,李希侃的视线就直直朝镜头飘了过来,本人却好像浑然不觉。


这让毕雯珺很脑瓜疼。



突然闯进来的李希侃打了他个措手不及,不过好歹毕雯珺是职业警察出身,反应很迅速,赶紧把照片压到资料最下面,又顺手拿起另外一册工作资料开始翻阅。



他稳了稳嗓子,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
李希侃又叼着根棒棒糖,搁在别人身上是乖宝宝,换做他就活脱脱像个小流氓。他一点都不见外,在办公室晃晃转转,然后拉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,开门见山:“昨天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


毕雯珺的心猛地一沉,咽了咽口水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答道:“没有啊。”


“是吗——?”李希侃眨眨眼,顿了几秒说,“那你不可以骗我哦。”



“我怎么会骗你?”毕雯珺扑哧一笑。


李希侃眯着眼睛瞅瞅他,故作嫌弃晃了晃脑袋:“你这种人就是不可信。”


“不提这个。”



毕雯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,他现在不能把知道的所
有事情都告诉李希侃。虽然自己承诺过要对他无所隐瞒,可是若是说了出去,只会把李希侃放在更危险的境地。他知道的越少越好,毕雯珺在心里对自己说,这是在保护他。



所以毕雯珺话锋一转,朝李希侃笑了笑:“上次我说带你去游乐园,这个周末怎么样?”


“星期几?”


“我依着你,你说的都可以。”


“那就星期六吧。”李希侃想了想,“就上午十点钟,不准有异议,早上我要睡懒觉。你要是敢提早叫我起来……”他指了指毕雯珺的胯间,恶狠狠地做了一个拧断的手势。



“得嘞,祖宗!”看李希侃这么没心没肺的,还没忘记威胁他,毕雯珺倒是也跟着乐了,他说,“早上我准时在你家楼下接你,不见不散。”



李希侃点点头,撑着桌子站起来,转身就要走。



还没等他走开,毕雯珺身子前倾,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,把人扳过来面对自己,把他口里的棒棒糖抽了出来。他凑上去覆过柔软的双唇,用舌尖撬开偷偷李希侃的齿关,长驱直入搜刮每一寸甜蜜。



然后他放开李希侃,精神满满地说:“好了,又有动力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

李希侃的脸直接红到耳尖,他用手背狠狠抹了一把唇角,大义凛然地指责:“毕警官,上班期间不准谈恋爱!”


毕雯珺丝毫不避讳,把刚刚对方吃过的棒棒糖塞到自己嘴里,理所当然地解释:“我没有啊,我在和李希侃小朋友谈恋爱吗?”




“滚!”李希侃哽了半天,一时间想不到理由反驳他了,便无地自容地转过身,气冲冲离开了


毕雯珺还在后面喊:“糖很甜哦,小朋友——”




太丢脸了!李希侃像撒气似的,狠狠甩上了办公室的门,留毕雯珺一个人在里面傻笑。



李希侃小朋友严肃地认为,毕雯珺这个人就是很坏,总喜欢欺负他!自己再也不要被他耍,也不要跟他好了!谁要他总惹自己生气!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!








TBC.

评论(11)

热度(3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