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12)

李希侃被惹生气了,自然不可以亏待自己。于是他气冲冲地跑到甜品店,一个人消灭了超大份的芝士蛋糕,再走出店时心情就愉悦很多了。




果然美食就是力量啊,李希侃这么想着,揉了揉自己吃撑了的肚子。




剩下的半天也没什么安排了,干脆回家窝在房里痛痛快快打游戏吧。李希侃站在街边张望了一下,企图拦个的士,但是正好碰上下班高峰期,车辆川流不息,好一会儿都没等到车。






他刚打算往公交车站走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他面前摇下窗户,易光的脸从里面探出来,朝他笑了笑:“好巧啊,小侃。”



“哎——你怎么在这儿?”



“我刚送完病人,你这是要去干什么?”



“我……”李希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我要回家,拦不到车。”



易光点点头,善解人意地问:“我送你?”





李希侃一愣,赶紧摆摆手,推脱道:“不用啦,不想麻烦你,我可以坐公交的。”





“可是,”易光环顾了一下四周,“好像坐公交车要走很远哎,太不方便了。”




他挑挑眉毛,又问:“难道是我的车不够气派……?”





“啊?没有没有。”李希侃连连否认。明明是自己怕麻烦了人家,他发誓他没有丝毫嫌弃的意思。





见易光还在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他不得不窜上了副驾驶,小声说:“那就……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



“这说的是什么话?我们没必要这么客气吧。”易光抬手想揉揉李希侃的脑袋,却被下意识躲开了。气氛一时有些尴尬,他便把手收回来,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,问:“你住哪儿?”





“先往前开。”李希侃赶紧回答,“我给你指路。”







车流已经通畅了很多,易光把CD播放器打开了,多亏了音乐的缓解,气氛又活络了起来。易光把车开到公寓门口,李希侃说他可以自己上去。易光调侃他:“不请我上去坐坐?”





“没什么好坐的,上面太乱了,没法招待……”李希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





“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易光爽朗地笑了笑,也没有在意。






李希侃道谢之后,转身打算走,又被易光拽住了,他弯着眼睛问:“你星期六有事吗?我朋友送了我两张音乐会的门票,我们一起去吧?”




李希侃摇摇头:“我和别人约了去游乐园了,你找别人看吧。”




易光眼神有些迟疑,李希侃觉得他还想再说些什么,便没和他纠缠下去,腆着脸落荒而逃,却在楼梯口望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


毕雯珺的脸阴沉沉的,只和李希侃对视了一秒,转身自顾自地上了楼。李希侃愣了愣,也不知道该不该回去,想着毕雯珺该是误会了,咬咬牙小跑过去,跟在了他背后。






两个人同时在房门口站定了,李希侃低头在兜里找钥匙,捞半天都没捞着。反倒是毕雯珺轻轻叹了口气,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他的钥匙,开了锁。







“我是来给你还钥匙的。”毕雯珺解释着踏进门,“落在我办公室里了。”






那他肯定是专程过来送钥匙的了,李希侃懊恼地拍拍自己的脑袋,怎么这么不管事儿。就因为不小心落下了东西,是不是还耽误毕雯珺工作了?自己明明不想添麻烦的。






“为什么是他送你回来的?”是毕雯珺先开的口,他的语气不像询问,更像是在阐述一件令他十分恼怒的事实。





李希侃面露难色,生怕又踩了毕雯珺的雷点。他小心翼翼地回答:“我拦不到车,碰巧遇上他了……”




“你拦不到车,不能来找我吗?我是摆设吗?”毕雯珺冷笑了一声,沉着脸质问道,“巧合?你以为世界上能有那么多巧合?什么都是巧合?”





面对如此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迁怒,李希侃之前那一丝抱歉的心思也荡然无存了。只是朋友顺路把自己送回家,毕雯珺就这么给他摆脸色看,真的很小题大做。况且他站在什么立场,可以拿这样恶劣的态度跟自己说话呢?






毕雯珺以前都是很迁就李希侃的,不管李希侃做什么事,他永远都是第一个站出来,给予他鼓励和完全的信任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会为了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,就和自己不讲道理?







李希侃这段时间愈发察觉到,毕雯珺的控制欲好像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,他巴不得把自己攥在手心里天天看着才好。





这样下去可不行。






“毕雯珺,我真的有必要跟你说清楚。他是我朋友,他好心送我回家,难道我不但不感谢他,还要生他的气吗?我们能不能好好讲道理?”






即使李希侃是在细言细语地和他协商,毕雯珺还是抑不下自己的脾气。他知道自己这样在对方看来是无理取闹,像幼儿园要不到糖就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小朋友,想引起老师的注意。






可是他看到李希侃坐在易光车上,就如同看到一只小鹿在老虎的面前晃来晃去,还浑然不知自己的危险境地。易光眸底藏着的神色是他最熟悉不过的,同类总是能敏锐地锁定彼此。






天知道易光蓄意接触李希侃是想干什么,但是毕雯珺只明白,他一定会竭尽所能,保护他最珍贵的宝贝。







他望着李希侃,李希侃也抬起脸直直地回望进他眼底。两个人一起经历了大大小小那么多件事,李希侃却一直像现在这样温柔又坚定。







所以才这么舍不得把他卷进这个未知的漩涡。
干净的人是应该被轻拿轻放的。






毕雯珺故意提高了声音,凶巴巴地吼道:“我要你少接触,你就乖乖听我的不行吗!他能做的,我全部都可以为你做,你难道看不出来他想干什么吗!”






李希侃的脸上浮出一丝愠色,他摇摇头,轻声说:“你不懂,你凭什么肆意揣测别人呢……?是不是只要在你眼里,是个男性朋友就对我不怀好意,想要泡我?说实话,你让我有点失望了。”







“我让你失望了?”毕雯珺没想到李希侃会这么想,他试图在李希侃脸上找到一点开玩笑的神色,但李希侃此时此刻非常认真。






“那行吧。”他自嘲地扯扯嘴角,“我真的弄不明白他有什么好的,值得你这么跟我闹。”







“这和他没有关系,我是在说这个现象。我是独立的个体,你没有资格要求我、控制我。我李希侃不是你的附属品,我要为自己拼命,为自己做决定。”








“懂了。”毕雯珺低下头,细碎的刘海遮住眼睛,看不清表情。他斜着身子绕开李希侃,顿了顿又像鼓起勇气似的,小声喃喃道:“小侃,你可以为自己负责,但是我求求你听话一点,不要再和来路不明的人接触了……我永远不会伤害你。”





然后他挪了出去,轻轻带上房门,门锁碰撞发出“嗒”地一响,在这沉默的气氛中很是突兀。






李希侃全程都强迫自己保持冷静,但是最后的声响轻易地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——像是被狠狠拽了一把。






好像有什么驻进心里很久的东西塌了,碎成了一地尘末,被风一吹便再也抓不住了。






其实两个人的感情是坚固的,也是脆弱的。只要有一方情急举起刀剑,另一方是手无寸铁也好,回之护盾也好,捅破了就是捅破了。





当初分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,明明不会再重蹈覆辙才对。李希侃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,忽然疯了一般地跑到露台,勾着身子往下张望。






那辆车发动了。





越来越远了。





开得看不见了。





毕雯珺走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TBC.

评论(26)

热度(3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