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上膛(上)

*哨向














又被没长眼的混账缠上了。




那几个小混混还堵在转角,手里晃着玻璃制成的绿色啤酒瓶,斜着眼睛朝毕雯珺挑衅。其中一个看上去年长点儿的小屁孩儿吹了吹口哨,调笑道:“你想要过去,从我们爷几个裆下头爬着钻过去!”





听他这么说,其他人互相挤眉弄眼起来,也跟着笑成一团,埋怨似的评价:“哎呦——哥你也太会玩了!”





毕雯珺皱皱眉,细细打量起来。这几个小孩儿看着倒像是附近高校里有钱人家的小公子,估计是平日肆无忌惮惯了,难怪没有长过记性。年少轻狂的年纪,毕雯珺也拥有过——瞧那校服衬衫故意扯开的两颗扣子和卷起来的裤角,他以前也觉得这很拽。






只是这玩得比他们当年过火太多了,是时候收收身上的戾气。





“喂,跟你说话呢!”见对方没有露出一点畏惧之色,小混混不满地砸了咂嘴,挥起啤酒瓶子直直砸了过去。





这怎么还动手了呢?耐性太差,不足成大器啊。
毕雯珺微微一侧身就闪了过去,啤酒瓶从他旁边擦过,撞到砖墙上面就立刻碎了一地的玻璃渣。他不屑地把落在脚边的一大片玻璃踢到他们面前,扬着声音问:“小兔崽子,你们爹没教过你们怎么跟大人说话?”






“操,你他妈是傻逼啊?”对方动了怒,气势汹汹地走上前,一把拽过毕雯珺的领口,用手指着他的脸,“别让老子说第二次,保不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




“行啊。”毕雯珺扯了扯嘴角。他比青春期的男孩子还是高很多的,俯着视线感受不到一丝压迫感——反而很滑稽。他向后瞟了瞟,示意对方往那个方向看。





那是一匹雄豹在地上磨着爪子,它的皮毛黑得发亮,瞳孔眯成一道线,视线往这边聚焦过来。






就算是傻子也明白,它不会是从天而降的。






小混混觉得自己的血液一瞬间都凝固在了身体里,往回看,同伙们早就不知道躲在哪里了。一个个狗日的不讲义气。





他暗骂了一声,僵硬地扭回脖子,这才反应过来,触电般地松开了手,又帮他抹抹衣领,堆着笑对讨好毕雯珺:“……哥,你是哨兵啊。我们几个没怎么见过世面,哪知道哨兵长什么样儿,你说你呀,在我们这片晃什么?”






毕雯珺闷着声不说话,小混混眼珠子咕噜一转,又解释:“我们平常也就开开玩笑,不会真为难人。就是寻个乐子,别放在心上。哥是哪个塔的?我也没什么能做的,最多让我爹去跟你们长官通个信儿,照顾一下。”




“年纪轻轻的学这么滑头?嗯?”毕雯珺闻言敛了笑容。





小混混一愣,冷汗从背后冒出来沁湿了衣裳,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,识相地闭上了嘴。






毕雯珺看他乖了,抬手拍拍他的脸警告道,“玩玩就好,别坏了规矩,不然你们自找苦吃,别怪哥哥没提醒。”





“明白了,替他们谢谢哥的好意。”小混混悻悻地笑了笑,脚下抹油似的溜得飞快。





估计也长记性了,够他们安分个几天。




毕竟S级哨兵也不是浪得虚名。





毕雯珺这趟出塔是受上级吩咐来取文件的,他的确是哨兵里数一数二的佼佼者,可至于为什么要来做这种活儿,理由也说来好笑。





他在投入战斗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就连资质最好的向导都不能在练习中压制住他,被他伤得大半个月都无法重构精神图景,只能卧在床上对毕雯珺破口大骂。






这怎么能怪毕雯珺嘛。他自己也觉得委屈,耷拉着眼睛怂巴巴地朝人家道个歉,再主动找上级服服软,这事儿就这么翻篇了。只是在找到适配的向导之前,毕雯珺都不能轻易做任务了。






操,毕雯珺在心里骂,这绝对是对一个天才哨兵最大的侮辱!






等他回塔的途上再路过那个巷子,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。上级暂时没有安排任务下来,他也没有让组织送自己回去,而是自己一个人在这片区域随便逛一逛。毕竟长时间关在塔里训练,已经很有没有静下心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了。





还他娘的有点怀念。







哨兵的听觉向来极其灵敏,细碎的谩骂声忽然钻进了毕雯珺的耳朵,是从巷子深处传过来的。






作为前小流氓老大,这声音真是再熟悉不过了。本来这是很正常的事儿,没有必要再插一脚。可是拳打脚踢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,靠,现在的小崽子都这么气盛凌人?






这就必须要管管了,小小年纪可不能养坏了脾性。






他往巷子里走了几步,就看到熟悉的一张脸。哟,原来是前几天刚教训过的那群小兔崽子。






“你们又他妈在这儿干什么?上瘾了是吧?”毕雯珺正色,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





那小混混哪知道还能再碰上他,一个个吓得赶紧站直了,罚站似的,又把手上的棍子往地上一甩,滚了好远。





毕雯珺一脚狠狠踹在其中一个人的肚子上,那人闷哼了一声,倒下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打滚儿。毕雯珺不耐烦地命令道:“给老子滚。”






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,赶紧把人搀扶起来就溜之大吉了。






毕雯珺这才注意到蜷在墙角的人,那人背对着他,双臂抱住身子缩成小小一团,身体止不住地颤抖。他好像很消瘦,白皙的脚腕裸露在空气中,毕雯珺一只手就足够扣住。





毕雯珺凑上去蹲了下来,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,问:“没事吧?”






对方的耳尖敏感地抖了抖,小心翼翼侧过脸来。
接着毕雯珺意想不到地嚷嚷起来:“我操,李希侃???”






李希侃局促地立起身子,逃避着他的目光,摇摇晃晃地想要逃走。可或许是身上有伤的缘故,刚迈出步子就疼得倒抽几口冷气,还是咬着牙想要走。







“你身上有伤,别动了。”毕雯珺放柔了声音,小心揽过他的肩膀,“我找个地方给你处理下伤口。”






“……不用了,谢谢你。”李希侃别扭地扭过头,眼神飘忽不定,像是自言自语一样,“我这样、这样就好了。”






“你这哪行?”毕雯珺不由分说地扣住他的手腕举起来,“你自己看看,都多大的人了,还给那帮小兔崽子欺负。你他妈被欺负也就算了,对自己好一点不行?”






李希侃可能也是很久没被人这么说教过了,脸瞬间红到耳尖,小幅度挣扎着要把手缩回来,小声辩解:“我这样挺好的……”







毕雯珺简直要被他这副任人欺负的模样气到吐血,本来自己脾气就差,红着眼睛眼看就要发作。







一圈温柔的精神力突然包裹住了他——小狐狸钻进豹子的怀里,乖乖地舔了舔他的下巴。







毕雯珺顿时被哄得服服帖帖的,一会儿才反应过来:“你他妈还是个向导?”








“……”李希侃埋着头不说话。








“为什么不报上去?在这儿可怜巴巴地过日子有什么用?”






“……不想去。”






“不行,你跟我回塔。”毕雯珺不听他的,直接横抱起李希侃。他真的太瘦了,毕雯珺轻轻一碰,他的骨头就像随时会碎掉一样。







太让人心疼了。






毕雯珺联系组织来把他们接回去,塔离这里不远,一个钟头就到了。






结果全塔上下的人都瞬间疯传出一个消息—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S级哨兵毕雯珺居然抱着一个绝美小向导回塔了!






操了!没人权了!






回塔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让李希侃去接受专业全面的治疗,他把李希侃从车上抱到医疗室,全程都没有让他的脚落过地。






毕雯珺千叮咛万嘱咐地把李希侃送进了医疗室,李希侃把手缩到袖子里,小心翼翼地环上他的脖颈,凑到他耳边喃喃道:“你真的……是对我最好的人了。”






毕雯珺笑了:“我一直都是吗?”







李希侃眯着眼害羞地点了点头,算是认同了。








等到登记住宿什么的都安排妥当,已经是傍晚时分了。毕雯珺结束了文件的交接,马不停蹄地赶回到宿舍,敲了敲李希侃的房门。








门微微地开了一道小缝,李希侃一只眼睛从门缝里眨巴眨巴地望过来。见来者是毕雯珺,便敞开了门,把他放进来。








毕雯珺在外面热得一身的汗,他顺手拿起浴室的毛巾擦了擦,问:“怎么样?是不是还不错?”






“嗯……”李希侃已经换了干净衣服,他在床沿坐下,回答道,“大家都对我挺好的……谢谢你,从上学那会儿就那么照顾我。”







“我什么时候照顾你了?”毕雯珺顿了顿,随即又想到了什么,噗嗤一声笑出来,问,“你觉得被人对你好,就只是不欺负你吗?那是因为你是我同桌,别人都来打扰你,太烦了。”






李希侃顶嘴:“可是你总欺负别人,就不欺负我。别人都怕你,我也不怕你……”






其实李希侃心里想的是,不仅别人喜欢你,我也喜欢你。







可是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宣之于口。






“不说这个了,你的伤没事吧?”毕雯珺把毛巾放在床头柜,关切地问。






李希侃连连摆手,头也摆得像拨浪鼓。他怕毕雯珺担心自己,赶紧说:“没事了……”






“给我看看。”毕雯珺微微俯下身子,手指攥过他的衣摆往上掀。






李希侃吓得不敢动弹,缓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小腹已经露出来了。他情急之下赶紧按住毕雯珺的手,结结巴巴地说:“不、不行!”







毕雯珺也不肯让步,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,毕雯珺借着使力,重量都快要摊到李希侃身上把他压倒了。侵略性的精神力压迫过来,李希侃只能梗着脖子放了手。







毕雯珺把他的衣服再次卷起来,细嫩的皮肤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伤口,都被碘酒细细擦过了,红棕色的药水和白皙的肌肤形成了视觉上的冲击。







毕雯珺的指腹在他的胯骨上摩挲,像是被勾了魂一样,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往上游走。






男孩子的身体怎么能这么软……还想摸……







李希侃被他的动作猛地刺激到了——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。这气氛太暧昧了,差点让他喘不上气。他拽住毕雯珺作乱的手:“你、你干嘛!”







我操,我在干什么?






毕雯珺一下子愣住了,他就像中了李希侃的蛊,而李希侃投毒于不自知。




他又想起长官的话,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,李希侃完全有能力成为他的向导。只要李希侃同意,他就可以实现自己哨兵的价值了。







“李希侃……”毕雯珺反手旋过手腕,把李希侃无措的小手裹在自己掌心里。他的另外一只手穿过李希侃的发丝,扣在他的后脑勺上。








他如同做承诺一般,虔诚地望进李希侃涨得通红的眼睛,那里面有他的身影。毕雯珺加大手上的力度,缩近他们俩的距离,鼻尖萦绕着彼此的气息。








他说:“做我的向导吧。”






李希侃颤栗地往后靠,可因为力量的悬殊,完全起不了作用。毕雯珺也没有再征求他的意见,神差鬼使地堵住了他的双唇。








是无师自通的,遇到他之后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。







毕雯珺狠狠啃咬他的唇瓣,舌尖长驱直入攻破齿关,他在李希侃的口中肆意索取,不放过每一滴甜蜜的津液。李希侃小声呜咽,被迫仰着脑袋任人宰割,毕雯珺的手滑下来掐住他的后颈,把人控制在自己手心里,架势像是要把他拆之入腹。






两人正吻得火热,一丝咸味在毕雯珺的舌尖突然蔓延开来,还伴着一丝苦涩。







难道是泪水吗?








TBC.









想要拥有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一条龙……

评论(41)

热度(7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