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上膛(下)

(写这篇的初衷是想开车
废话少说,爽就完事了)









其实撇开李希侃时不时的小无赖不说,毕雯珺在这段时间里,还是和他相处得挺融洽的。李希侃又乖又可爱,在自己面前总是耷拉着狐狸耳朵,稍微一逗就像雷达一样支楞起来。在训练间里,又是另一面的李希侃,孜孜不倦地练习,本来就比较单薄的身体倒是越来越吃不消了。

毕雯珺在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,无心劝说了一番,要他不要这么拼命了。结果李希侃把碗筷重重搁到桌上,转头就走。毕雯珺也顾不上吃饭了,像个跟屁虫一样追着哄他,李希侃被磨得没办法,才认认真真告诉他:“我要早点变优秀,这样才能配上你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毕雯珺反倒有些自责,觉得对不起他了。其实李希侃也挺好的,不管能力强不强,都是自己唯一的向导。

而且他最近觉得李希侃越来越合自己胃口了,本来一双眉眼就生得惊艳,性格又好,任由自己欺负,他一颦一笑都像是要勾了魂儿似的。

要不就这么答应他算了?

这个想法突然从毕雯珺脑袋里蹦出来,顿时吓了自己一大跳,他赶紧摇摇脑袋,把这股荒谬劲儿给甩掉。
从那之后,毕雯珺就没有在明面上拦着李希侃了,只是在李希侃私下缠着自己撒娇的时候,多纵容了些。李希侃每天早上都要跑到毕雯珺的房门口,和他一起吃早餐,再去训练。走到训练间门口,李希侃还要勾上他的脖子,讨一枚香吻,用他的话来说,这是为一天的练习打满能量。


久而久之,毕雯珺也习惯了。李希侃的嘴唇软软的,亲起来舒服极了,很适合衔在嘴里咬来咬去。有时候,李希侃忙糊涂了,毕雯珺还要主动凑上去,揉把他的小屁股,眯着眼睛问:“今天不要亲亲了?”

答案是理所当然的,不要白不要。

在李希侃不懈的努力下,他的评测等级越来越高,居然升到了A,长官都吃了一惊。毕雯珺简直比他还高兴,直接把李希侃挂在自己身上吻个不停。李希侃闭上眼睛,乖乖地回吻他,两个人活像一对儿歪腻的小情侣。

李希侃靠在他肩头,糯着嗓子小声说:“我头好晕……”毕雯珺以为他是在撒娇,耐着性子哄了他几句,没怎么放在心上,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出事了。


长官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,毕雯珺刚回房间洗完澡。他把浴袍穿好,慢腾腾地接起电话,对方的声音从话筒里刺过来:“你快去医疗室,李希侃训练的时候晕倒了。”

那一瞬间,毕雯珺的手都在抖,他强迫自己不要冲动,稳了稳自己的声音,应了一声,挂了电话就狂奔出门。

等到他火急火燎赶到医疗室,长官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。毕雯珺抑着自己的脾气,快步走上去,把手摁在他肩上,皱着眉头问:“这他妈怎么回事?”


长官打量了一下毕雯珺,估计是接到电话就赶来了,还穿着浴袍,头发也是湿淋淋的,水珠一颗颗往下掉。他把毕雯珺的手扒开,解释道:“应该没什么大事,医生说就是长期高负荷训练,身体吃不消,被他自己拖垮了。”

说着,他埋怨起毕雯珺来:“你怎么回事,他身体状态那么差,你也不上点心?”

“那为什么他晕倒的时候,我他妈的没有一点察觉到???”毕雯珺怒吼,看上去很愧疚。

“因为他感觉身体不舒服,怕影响到你,晕倒之前就把精神共享给切断了吧。”

“操,他到底在想什么?”

“其实……”长官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口气,劝道,“你应该给他多一点安全感,让他去信任你。不仅作战是这样的道理,感情上面也是。趁你们都还年轻,勇敢一点吧。”


毕雯珺愣了愣:“你是不是误会了,他是我很好的朋友,也是唯一的搭档,他出事了我肯定比谁都着急。但是我们……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
“不是那种关系?”长官轻笑一声,“你看看自己这副狼狈样儿,淋了雨的小狗似的,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毕雯珺吗?我认识你这么久,还没见过你这么在意一个人。”



“我……”毕雯珺刚想狡辩,大脑却一片空白,搜罗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。他气急败坏地跺跺脚,这时候医生从里面出来了。


正在纠结的事儿立刻被抛在脑后,毕雯珺冲上去紧张兮兮地问:“小侃怎么样,没事了吗?”



“没事儿了,只是还没醒。他精神力透支太多,很伤身体,你以后要监督他,不要让他再这么下去了,他真的很累。”


毕雯珺说他知道了,又问医生现在能不能进去看他。医生点了点头,毕雯珺连一声感谢都没有道,急忙闯了进去。

李希侃躺在病床上,眼睛紧紧闭着,脸色十分惨白,就连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。看样子,他是在做噩梦,嘴巴一闭一合,含糊不清地叨叨着什么。

毕雯珺凑上前去听,李希侃嘴里念着的是“雯珺,不要走……不要抛下我。”


毕雯珺的心顿时被揪成一团,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,才会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。

他扶着床头的椅子坐下,握住他的小手——是冰凉的。他埋下头,把炽热的唇印在他的手心。
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李希侃成为了自己的世界里最特别的那一个呢?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?


他喜欢的,是高中时,边心疼地皱起小脸,边骂着你活该,小心翼翼地给打完架的自己擦药的小同桌吗?是委屈巴巴的,想要亲近又害怕自己的小可怜吗?还是狡猾地把自己引诱进圈套的小狐狸呢?



他想起长官刚刚对他说的话,的确,李希侃打破了他的条条框框,仍然被自己护在手心,当做宝贝一样珍惜。


毕雯珺望着卧床不醒的李希侃,一颗满怀欢喜的心都要跳出胸膛,他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,从来没有这么心动过。

他听到了花开的声音。

这就是喜欢啊。

心意明了之后,毕雯珺寸步不离地守在床头,就算是困得不行了,也只是把脑袋埋在李希侃的被子里面打一会儿盹,还要把手死死牵着不放。


李希侃觉得这一觉睡了很久,他坠到无底的悬崖里,不停下落,没有尽头。周围一片漆黑,他很惶恐,双手胡乱地扑腾,发现什么都抓不住。就在他快要崩溃时,一双有力的手稳稳地握住了他,把他拉了出来。
头顶的光太刺眼了,他被刺激得眯了眯眼,没有完全睁开。李希侃想把身子撑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地锢住了。他动了动指节,身旁的一个身影赶紧坐了起来看他。那个人挡了大半的光,李希侃的眼睛能适应了,睁眼聚了聚焦。



——是毕雯珺。


也不知道自己昏过去了多久,但至少可以肯定,毕雯珺是没怎么睡好的。他的黑眼圈比平常重了很多,神情也非常憔悴。

“你没事吧?感觉怎么样?”毕雯珺关切又焦急地询问。

李希侃动了动唇,发现自己嗓子太干了,于是指了指床头的一瓶水。毕雯珺会意,连忙把那瓶水送到他嘴边,让他抿了几口。

“我没事儿,好的很。”李希侃笑了笑。



“怎么就没事了?”毕雯珺简直要被他气死了,几天下来把自己担心得够呛,没想到这人还当做无事发生。他开口数落道:“你他妈知不知道这很危险啊?你说你,那么拼命干什么?把自己弄得这么糟糕,以为这样换回来的能力是我想要的?实话告诉你,老子看上的又不是你的身份,你是个哨兵我都不嫌弃!”



李希侃听到这番话,咧开嘴甜甜地笑开了,说:“毕雯珺,你是不是喜欢我。”


毕雯珺一时间也分不清,这是疑问句还是肯定句。整个塔都知道的流氓老大,此时此刻像被老师戳穿谎言的小朋友一样局促不安地红了脸,半晌憋出一句:“你早点恢复好,我就答应你。”



这句话成了李希侃接下来一个星期的动力,他好好吃饭早早睡觉,更何况毕雯珺还总是给他加餐,转眼又变成那个活蹦乱跳的小狐狸了。




不调皮不撩人的话,还能算是小狐狸吗?

当然是不能的。




现在毕雯珺已经和李希侃睡同一个房间了。两个人窝在床上打闹个不停,李希侃的小脸越看越可爱,毕雯珺没忍住,蜷指覆上去掐了掐颊旁的细肉。






(这段时间避风头,车删掉了,私信找我看喔)




“我他妈喜欢你都要喜欢疯了。”



早该如此。






END.

其实也能稍微看出来,《上膛》里的小侃是比较要强的类型。当初提笔前给这篇赋予了比较复杂的剧情,后来因为篇幅原因,没有明面上写出来。
这段情完全是小狐狸在掌控的,关于毕雯珺的一切,他都心里有数,远不止表现出来的单纯。
所以稍后我会再发一篇Q&A,解释这段剧情的原本模样,说清楚李希侃是如何泡到毕雯珺的。

想要评论!爱你们!

评论(24)

热度(6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