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14)

有什么不一样呢?他不知道到底是他自己计较的变多了,还是毕雯珺不像以前一样,什么都纵容他了。






眼睁睁看着毕雯珺离开的时候,李希侃被像抽空了力气,瘫坐在地上,手指狠狠扣着冰凉的瓷砖,脑子里一团乱麻。







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撑着站起来,先是回到客厅,把前几天买来装饰的玫瑰花从花瓶里抽出来,水顺着淌在衣服上也不管不顾。他撵着花盯了好久,直到指尖上传来微微的刺痛感,才意识到手被根茎上面的小刺给扎破了几个小口。







李希侃凑上去检查手上的伤,有血珠挣扎着往外挤。他越想越觉得憋屈,毕雯珺怎么能对自己这么严格呢?现在他超级难过,手还被划伤了,毕雯珺应该过来好好安慰他,再给他一个抱抱的。明明前段时间在赛场上,毕雯珺表现的像丢了魂似的,那么在乎他,转眼间就抛下自己了,这又算什么?








可惜人也不在面前了,那几朵玫瑰花成了罪魁祸首,李希侃愤愤地把它们的花瓣一片片扯下来,全部丢在地上。








他们都说“十指连心”,李希侃原本是不相信的,这时却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,感觉心脏一涨一涨的,连带着胳膊上没有愈合完全的擦伤也在痛。只是他有些分不清楚了,是指尖的神经揪着心脏,还是沮丧的情绪把疼痛感放大了。








血的腥味对李希侃来说可不好闻,虽然只是淡淡的沁出了一点,但他还是很嫌弃地把他蹭到了纸巾上,没想到越擦越多。他看着那抹红色,像一层膜把自己的手指罩得密不透风,未止住的伤口里还有血像小蛇一样钻出来,嚣张地吐着信子。








其实就是被花刺扎破了而已,伤口小得几乎看不见,和李希侃之前受过的伤比起来不算什么,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却被他弄得更加难堪了。








李希侃的胃里猛地泛起一阵恶心,他急忙踉踉跄跄跑到厕所,刚低下头,就把先前吃的草莓蛋糕翻江倒海都吐了出来。等到胃里没什么东西了,那股呕吐感还徘徊在李希侃胸前,他又半跪在马桶前,蜷着身子,把手捂在肚子上,这次吐出来的是一滩胆汁。









又涩又苦,是他很讨厌的味道,就连蛋糕上甜腻的奶油都变成了不成型的呕吐物。









李希侃抬手够到按钮,把东西都冲了下去,然后站起来在洗脸台前简单地把脸给清洗了。他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,眼圈红红的,脸色苍白,真是狼狈极了。









他瞬间就明白了,毕雯珺在他的生命里太过于重要,几乎把他的生活和心思都占满了。如果毕雯珺真的就这么走了,不要他了,那他就变成了一捧死灰,无心无魂,也再不懂得什么是喜欢,什么是爱。







仔细想来,李希侃毕业后就没干什么正事儿。好不容易熬出了头,他一心扑在赛车和毕雯珺身上,把功课都落在了一边——反正家里还算富裕,闲时还可以赚赚外快,只要毕雯珺还惯着他,他就可以一直这样衣食无忧,轻轻松松的活。







可是毕雯珺不能成为他的全部,如果这样的话,那自己的价值又在哪里呢?








那就好好努力,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,就看毕雯珺还有没有那么喜欢他了。李希侃把浴室收拾干净了,觉得身上有些脏,又洗了个热水澡。他吹完头发,还把客厅地上散落的花瓣给清扫了。








手指还是有些疼,李希侃翻出一盒闲置了很久的创可贴,随便抽了一片。他撕开包装一看,居然是小兔子图案的,也不知道是他还是黄明昊放进去的,这么有少女心。








不过还是挺可爱的嘛,李希侃很满意地用它裹住了伤口,一时心情大好,赶紧找出大学时的课本重新温习了。







“所以……就是这样了吧。”李希侃解释完,趁黄明昊没回过神,把教材从他怀里抢回来,翻回刚刚在看的页面。








“毕雯珺这次太过分了吧!不行,我忍不了了,我打电话去骂他!”黄明昊看起来比李希侃还要激动,掏出手机就要拨给毕雯珺。






李希侃站起来拦他,劝道:“我们俩都不成熟,都有错,你怪他就不对了。”他眨眨眼,语气又弱了些,补充:“而且……显得我太小肚鸡肠了,我怕他怨我。”







“他还敢怨你?”黄明昊瞪了他一眼,怪他不争气,“天天管着你我没意见,吃这样的飞醋可就过分了吧?”







李希侃本能想帮反驳点什么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,只是摇摇头。







黄明昊被他气到不行,又实在不忍心再凶他,让了步:“那我跟范丞丞说,这总行了吧?”








李希侃这才同意,还要他不要添油加醋,败了毕雯珺在范丞丞心中的形象。黄明昊啧了一声,心想毕雯珺在范丞丞心中,怕是早就没什么形象了。







他当即就把电话打了过去,范丞丞对他是一呼百应,接电话都不会超过十声响铃,当然这次也不例外:“喂?想起来找我了?”









“你先给我闭嘴。”黄明昊没心思听他唧唧歪歪,当机立断地质问道:“毕雯珺那个渣男在不在你旁边?”








范丞丞一愣,对上一旁毕雯珺的视线。毕雯珺挑挑眉毛问他怎么了,他做着口型告诉毕雯珺“Justin找你”。凭着多年的交情,毕雯珺早就对黄明昊的心思了如指掌了,不用想也能猜到是什么事情。他只觉得脑瓜子疼,又意识到他和范丞丞现在所处的环境特殊,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,还是不要告诉李希侃他们为好,便摆摆手让范丞丞不要说出去。









“我现在一个人待着呢,你找他干嘛啊?”范丞丞装作不知情的样子。






“那太好了,我跟你说他做了什么混账事儿,哎你别告诉他啊。”黄明昊在电话那头眉飞色舞的,把刚刚听来的故事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个遍,情到深处时还忍不住爆了粗口,结果立刻被李希侃捂住了嘴。







范丞丞就坐在毕雯珺身侧,还要在他急切又不安的注视下,胆战心惊地听黄明昊的花式辱骂,一通电话下来命都没了大半。好不容易才断了电话,他刚叹出一口气,毕雯珺就等不及地开口了:“怎么样?李希侃有没有好一点?”







“好什么好啊?你这次总算是玩完了,李希侃想明白了,你就看着办吧。”范丞丞不留情面地打破了他的幻想。








毕雯珺有些内疚地闭上了嘴,反应过来旁边陈立农和林彦俊的尴尬,定了定心神,把这个小插曲抛在脑后。他接着问:“你继续说,然后呢?”







“刚刚说到哪儿了来着……”突然被cue到的陈立农愣了愣,“喔对,我家里也是干刑警的,老鹰那伙人以前就在台湾搞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后来我爸和政府一起严打贩毒,他因为形势所迫,就转移到这片镇子来了。正巧我也是刚刚毕业嘛,我爸就把我塞到这边了。”







他眼睛一眯,像月牙,又说:“我发现我还蛮喜欢这边的,镇子虽然是小了点,犯罪气氛还不赖哎。”








范丞丞和毕雯珺相视一眼,也不知道这是在夸他们还是在骂。








只是陈立农一米八几的大高个,笑起来又人畜无害,看起来也实在不像有心言之——这小孩儿还挺好玩的,指不定能给他们带来不少惊喜。







“那我大概了解了。”毕雯珺点点头,目光转移到林彦俊身上:“那你呢?还有没有想说?”









林彦俊冷着个脸,怼道:“我就是一啥都不知道的小弟,他要我干什么我就只能听命,还有什么能说的?”








唉,这位林先生还有些脾气不好。毕雯珺没被人冷眼相待过,有些掉脸面,倒是陈立农赶紧笑嘻嘻地打圆场:“阿俊就这么个性子,没坏心,别放在心上。再说了,你看侃哥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





“那我也没有什么想问的了,陈立农你负责在这儿看好他,没问题吧?”毕雯珺交代道。






陈小警员第一次接到直属长官亲自布置下来的任务,拍着胸脯保证绝对完成。







“如果林先生又想到什么线索,及时让陈立农来联系我。”范丞丞随着毕雯珺一起起身,只听见林彦俊嘴角泄出个“嗯”,算是答应了。







事到如此,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。他们俩草草道了个别之后就离开仓库了。






范丞丞是打的士来的,他觉得花钱再回去太不值,便理所当然蹭上了毕雯珺的车。天气早就转凉,已经快要入冬,毕雯珺没有吝啬,开了足足的暖气,一点点地提高车内的温度。









范丞丞搓了搓掌心,问他:“怎么又和小侃闹别扭?”





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Justin已经在电话里把我控诉了一遍吧。”毕雯珺无奈地扯扯嘴角,“他肯定骂我是渣男禽兽,不懂照顾别人感受,还保守的要死。”








……范丞丞回忆了一下,好像还真是这么说的。







“易光很危险,他肯定想对小侃做什么……不好的事情,说不定还和老鹰有关系,我没办法保护好他。”毕雯珺开着车,自弃地捶了一下方向盘,喃喃道,“我怎么办,你说我能怎么办呢……”他像是在问范丞丞的意见,又像是不停地在问自己。









“这么麻烦。”范丞丞咂咂嘴,“那你直接告诉他真相啊。”






毕雯珺不加犹豫地拒绝了他的提议:“我还没有查清楚来龙去脉,现在告诉他等于把他往火坑里推。如果被他们知道了,你觉得会对小侃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?”






那就真的没辙了。狭小的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儿,范丞丞把手机递到毕雯珺面前:“既然你不能告诉他,好歹也要道个歉吧。”






毕雯珺把车泊在马路旁,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,才接过去,拨了李希侃的号码。






当李希侃软糯的声音从话筒里冒出时,毕雯珺敢发誓,他一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……当然,告白除外。






见没有人回答自己,李希侃提了点音量,又问:“喂?范丞丞?”





毕雯珺咽了咽口水,从嗓子眼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:“……喂,是我。”





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,毕雯珺听到李希侃妥协般地叹了口气,说: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




“没什么事,不、很大的事儿。我就是……我知道自己错了,我今天不该凶你,也不该怀疑你。呃,我在任何处境下都能保持理智,唯有你……你明白的,面对你,我做不到大度,我变得斤斤计较,也变得很惹人厌。我想改,我想学着……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,但是我想你给我时间,你让我慢慢努力。或者、或者有可能的话,你来教我吧。”







连说了一长串话,毕雯珺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在体内沸腾。对于李希侃,他没有任何把握。他还有很多很多想法要告诉李希侃:告诉他,毕雯珺一点都不喜欢和李希侃吵架,毕雯珺只想看李希侃在他怀里撒娇,毕雯珺最喜欢看李希侃朝他甜甜的笑。





还有,毕雯珺放在心尖尖的那个宝藏——他的小太阳、他的底气、他的理由,甚至他的一生所爱,都是李希侃。





“小侃,小侃……”毕雯珺不是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,他捏着手机的手都用力得发白,小声祈求道,“我抓不住你了,你别放弃我。”






短短几秒内,毕雯珺在心里设想了无数种回答,唯独没想到的是这一种。李希侃的声音在他听觉里被放大了很多遍,冷静得不能再冷静地反问道:“嗯,我原谅你了,然后呢?”














TBC.

*评论区提问:想虐老毕还是小侃——?

评论(31)

热度(3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