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凯源】笨蛋,别哭(短完)

空气中满溢着血的腥味,发丝早已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却无心理会。王俊凯挑眉拉动套筒为子弹上膛,桃花眼瞄准敌人后舔舔嘴唇冷静按下扳机,正中最后一个敌人胸口。他起身习惯性转头望向身旁王源,四目相对默契十足。

王俊凯眯眼笑笑从腰间抽出对讲机按下,薄唇轻启道:“报告长官,一分队已完成任务。over.”说着冲王源眨眨眼,一脸嘚瑟耍酷的样子。

王源不由觉着好笑,不过不得不说,他对象生来就长得很合他的胃口。当然,这种好听的话,王源是很少说的,怕王俊凯太骄傲。他弯着腰收拾装备,起身时朝他吐了吐舌头:“多大的人了啊——王俊凯,你幼不幼稚。”

这样来倒是惹王俊凯不开心了。要怪只能怪王源总能踩到他的雷点,偏偏还不能发作。他无奈之下只能撇撇嘴,“幼稚幼稚怎么了。宝宝你不也喜欢?”踱步到王源身边,双臂直接环过他肩膀搂紧,下巴搁在他脑袋上,还使劲地嗅了嗅。嗯,有他熟悉的薄荷味洗发水的味道,清清凉凉的。在他印象里,王源一直用这种洗发水,发丝软软的,倒也挺好闻。

怀里人挣扎了一下,没用力挣开,便也由他抱着了。两个人静静地靠着,除了微风懒洋洋拂过耳旁,只有彼此稳定的呼吸声。过了几分钟,王源看王俊凯还没动静,反手轻轻抠了抠他肚子:“喂。睡着了?这还在任务现场呢,别任性了。”

“任性?”王俊凯厥了厥眉头,减小了手上的力度,把王源松开。他强制性地让对方的视线对上自己,目光隐忍而眸底情愫暗涌:“这还不算任性。你看看我怎么才是真正的任性。”王俊凯含糊不清地嘟哝着,舔舔自己的小虎牙就往他微红嘴唇上凑。

他的头发蹭的王源有点痒,王源微微别过脸,像只傲娇的兔子。“靠,流氓。”他咧开嘴笑起来,倒也没躲开,王俊凯跟着嗤笑。

两人初次见面是王源刚在警察局上任,MR.把他领进一间小宿舍给他介绍,这是他以后生活的地方,他的舍友以后也是他的搭档,叫王俊凯。那时MR.还笑着打趣说,一个大王一个小王,以后应该会出生入死,要好好相处,好好珍惜。王源眼珠子咕隆咕隆上下转,恰好就瞧见王俊凯从浴室里走出来,拿着一块蓝色毛巾擦拭头发,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洒在身上。王源的第一感觉就是:哇,这个搭档还挺不错的,至少有腹肌。这样的人都比较信任得过。

不过,那也都是前话了。如今的王源正无力地瘫在床上,回想着前夜被王俊凯横冲直撞闯进宿舍甩上床之后的的翻天覆地,狠狠咒骂那时的自己。

……什么狗屁信任得过!身体素质好就是用来折腾自己的吧!这个混蛋,就是个衣冠禽兽……斯文败类!这家伙还说给我买吃的,结果呢?一大早起来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俗话怎么说的……呃,拔屌无情?

王源一边想着,一边还是支起身子滑开手机屏幕给王俊凯打电话。如往常一般,听筒滴滴了三声,王俊凯声音就传过来了:“喂,怎么了王源儿。我一会儿回宿舍了,别着急。我早上给你买了你爱吃的小面,水果沙拉,还配了袋牛奶,不会饿着。”

哎,这个人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在想什么。王源的脾气顿时就放下来了,他靠着床板扬起嘴角不经意“嘿嘿”地发出气音,又马上意识到自己应该还在生气,不能让王俊凯知道自己这么容易哄好。于是他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:“咳咳……那行吧,你给源哥送回来。”

对于王源期待的事情,王俊凯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去努力到完美。刚挂电话五分钟,王俊凯就已经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宿舍门口,英气的脸上因剧烈奔跑沁出细细汗滴。床上的小家伙对他手上食品袋发出迫不及待的目光,空气都活泼了起来。他扬扬袋子放到床头柜上,把食品拿出来一一罗列好。

王源早已忘却身体的疲劳,掰开筷子就夹起一大坨小面往嘴里塞,腮帮子一嚼一嚼鼓得像只小仓鼠:“我靠,辣的。真是爱死你了。怎么?你不吃?那我可不客气了?”

王俊凯摇摇头,看向王源的眸子都要温柔的出水。他刚张嘴想说点什么,一通电话打破了这美好的氛围。只能掏出手机,转而认真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吩咐,咬了咬自己的下唇。王源好奇得打量着,电话一毕就询问MR.布置了什么。王俊凯起身弹了弹他额头,又像补偿般揉揉他脑袋:“旁边街区出了个小案子,一时间人手赶不过去,要我们组去执行。”

闻声,王源搁下手中牛奶正打算下床却被王俊凯按住:“你就别去了,现在身体状态还不好。危险系数不高,我一个人应付就行。乖乖在家吃早餐,等我回来。”话音刚落,他就从一旁抽屉手脚麻利地捞出手枪,出门前也不忘抛给王源一个飞吻。

于是王源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把早餐扫荡了个精光,感受到了味觉上的满足,这才找MR.去要地址,计划着出门去找王俊凯。他下楼在大街上,看着川流不息的马路,放弃了打车的念头。只能依靠手机导航,一点一点朝那个方向前行。王源盯着地铁上的小图钉顿时无语梗塞——我的天,这地方也太隐蔽了吧。好在不是太远。

他慢悠悠地在街上晃,大概半个多小时后,终于快抵达目的地。估摸着王俊凯任务执行完了,刚打算给他打个电话,心有灵犀,那人拨了过来。

“喂,王俊凯啊。我来找你。我跟你说,我都快到了。你可总算搞定了……那你”

“王源儿……宝宝……”对方那头声音像是不对劲,断断续续的。

“哎?你怎么了?没事吧你?”王源察觉到异样,眉头紧锁加快脚上步伐小跑起来。

“…你要…听好。我本来是打算…给你求婚。戒指…我早上拿了…收在抽屉里……你答应了,我们就…去冰岛做点小生意,不干这行了。现在看来…恐怕我不能陪你了。对不起…王源儿。”

“王俊凯?王俊凯?王俊凯!”他被吓得不轻,声音无法控制地开始颤抖。隐隐约约望见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靠着墙拖着步子,附在耳旁的手无力地垂下,整个人就直直倒了下去。

王源心里的最后屏障也就这么倒了下去。

他踉踉跄跄地冲上前跪在王俊凯身边,泪珠一大滴一大滴地掉在染满他最爱的人的血的衬衫上。王俊凯心口被人狠狠捅了一刀,但刀被拔了出来,鲜血正止不住地向外涌,而罪魁祸首早已逃之夭夭。王源全身上下本能的发抖,大口喘着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他几次差点抓不稳手机,哆哆嗦嗦地拨通了上头的电话:“你们怎么搞的?情报错误!王俊凯现在受伤了,正在失血!快找救护车,越快越好!我……我求求你们了……我不想失去王俊凯……我不想……”

王源泪水盈眶,哭得活脱脱就是只红了眼不知所措的兔子。王俊凯费力地扯了扯嘴角,虽面部已毫无血色,硬撑着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:“宝宝…你来了。自己也要好好的……要听话……我爱你。”

“不不不…王俊凯。你不会死的。你别说……我不想听。”他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声呜咽,不停无助的摇着头。如十万个雷达一起轰鸣,满满的杂音充斥了他的大脑。

最后他看到王俊凯在血泊中缓缓叹了口气,先张开嘴,再伸出个小舌尖,然后顿了顿,扯开嘴做出了个心形的样子。

王源看懂了。

“笨蛋,别哭。”

在王源模糊的视线里,王俊凯闭上了眼睛。他慢慢俯下身,伏在他怀里。

在之后的梦里,王源看见自己和王俊凯相识的画面,看见自己和王俊凯相知的画面,看见自己和王俊凯相恋的画面……在最后的最后,画面快要结束的时候,他看见王俊凯从远处向他走来,笑着,大力挥着臂膀跟他打招呼,如向来那般。王源欣喜若狂地奔过去,眼角划下一粒泪珠。

“笨蛋,别哭。”

画面暂停,黑屏,转眼间支离破碎。

从梦中惊醒,仍是人走茶凉。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