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狂奔向宇宙尽头。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2)

“找什么艳遇?你可别真想不开!"黄明昊在后面扯着嗓子喊,可惜李希侃脚步一点儿又没有放慢。

  
     

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被毕雯珺知道了,不只是李希侃遭殃,估计连自己也在劫难逃。黄明昊抱着对李希侃的愧疚,颤着手拨通了毕雯珺的电话:“……雯珺哥,小侃好像去酒吧了。”

 

电话对面沉默了几秒,沉着声音问:“他去酒吧干什么?”

 

看样子是生气了,李希侃不是说不在意的吗?

 
     
要知道,毕雯珺平常不轻易动怒,生气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。黄明昊在心底暗咒了几句,冷汗都要顺着脸颊滴下来了,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替他搪塞。

 

毕雯珺感受到了他的为难,直接打消他的顾虑:“你不用担心,实话告诉我,我有分寸。”
   
  
   
“他、他说,他去找艳遇了……”黄明昊硬着头皮把实话告诉他,又怕他想不开,劝道,“不过你别着急,别看他性子野,这种事情他有想法也没那胆子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毕雯珺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像是在抑制自己的情绪,他说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

“还有,你们俩明明互相喜欢,何必闹别扭闹这么久。要我说,干脆择个吉日,你们把话摊开了说,这样不就……”黄明昊话都没来得及说完,听筒里就传来了忙音。

 

忘恩负义,前一秒还给他提供有效情报,这就过河拆桥了。不过仔细想想,这家伙多成是坐不住跑去捉李希侃那个不听话的小朋友了。

     

到底是该说毕雯珺雷厉风行,还是说他见色忘义呢?

    

     
黄明昊又晃了晃脑袋,就算为了这两个幼稚鬼牺牲自己,也算值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
毕雯珺已经二话不说就从警局狂奔出来了,他打开手机娴熟地查看李希侃的定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
以前谈恋爱的时候,他连哄带骗把自己的手机和李希侃的建立了亲子关联。准确的说,在李希侃蒙在鼓里的情况下,系统总会实时提醒他李希侃在做什么,比如——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“您的儿子【小侃宝贝】已经刺激战场在线三个小时了,请及时监督孩子视力哦!”……这小子又打游戏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您的儿子【小侃宝贝】截止今日下午三点仍未检测到活动迹象,请勿贪睡太多哦!”……他又睡懒觉了。

……

而现在,系统提示“您的儿子【小侃宝贝】即时定位于城西区建设路‘One Night’夜总会,请务必关注孩子身心发展哦!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毕雯珺提脚重重地踢了一下路边的石墩,还是整个人气不打一处来。那种地方乱的很,李希侃怎么敢一个人乱去。看来是放养久了,真以为自己没人管了。

 

城西有酒吧一条街,表面看着像是文艺音乐吧,白天放的调子不是慢摇就是蓝调,有格调得很。可偏偏夜幕一降临,就翻天覆地地变了样儿。灯红酒绿,糜烂不堪,有点圈子的都知道,在那地方厮混的人不是有权就是有钱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
李希侃一只小白兔,居然蠢到自己栽到狼窝里头去了。
   
  
    
幸好,路不是很堵,毕雯珺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抵达了城西酒吧街。他摔上车门,就急匆匆冲进了李希侃定位的那家。高分贝的音乐律动震得他一瞬间头有些疼,彩虹球反射的斑斓光线和攒动的人海涌在一起,这么一打量的确是别有洞天。
  
  
  
不过毕雯珺现在没心思欣赏美女们趴在钢管上扭臀,当务之急是找到李希侃那个麻烦鬼。
 
   

李希侃有着一米八的个子,在这地方应该算是高的,可是毕雯珺张望了一圈儿,连个人影都没找着。他正打算出去再找找看,头一回就瞟见了吧台角落的李希侃。

 

还有和他谈笑风生的那个男人,打扮得彬彬有礼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,眉目干净,笑起来也温润如玉。
     
 
  
这可不太妙。
  
  
     
毕雯珺赶紧拨开人群挤了过去,一只手揽过李希侃的肩膀就把他拎起来作势要带走。可旁边那人见状扣住了李希侃的手腕,站起来质问道:“请问先生这是干什么?”
 

 
“我干什么要你管?”毕雯珺撇下嘴角盯着李希侃的手,一字一句地命令:“放、开。”

 

 
那人看毕雯珺这么差劲的脸色,也明白了一二,低下头笑了笑便松开手,伸到毕雯珺面前,自我介绍道:“你好,我叫易光。想必你就是小侃骂了一晚上的前男友吧?”
 
  
  
才认识多久,连“小侃”这么亲密的称呼都叫上了?还骂了一晚上?前男友?

 

毕雯珺抬手用虎口夹住李希侃的脸颊,强制让他和自己对上视线。果不其然,李希侃脸上的红晕都已经爬上了耳尖,眼里全是水汽。
  
    
  
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还逞强。
   
 
 
见毕雯珺也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的意思,易光收回手,上下打量毕雯珺。这人看上去也挺靠谱啊,不像李希侃口中“拔/屌无情”的纨绔子弟。
  

    
李希侃只觉得有个人影在面前晃,努力睁了睁眼才把脑海里的星星给驱散开。他伸着脖子凑上去辨认了一番,模模糊糊看到他眼角下面的那颗小痣,这才认清了人。
 
 
    
怎么毕雯珺也来了酒吧?阴魂不散的,真讨厌!
  
  
    
李希侃不乐意了,撅起小嘴,拿手戳了戳毕雯珺的额头,口齿不清地抱怨:“你干嘛呀毕雯珺……你是不是也来找艳遇啦?”
   
  

“你喝多了。”毕雯珺轻轻拍了拍李希侃的小脸,哄小孩似的细声劝他:“我们先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
    

“不跟你走!”不知道是哪句话又得罪了李希侃,他狠狠皱起小脸,把毕雯珺往后面一推,报复般地拿起吧台上的玻璃杯又往嘴里灌,嚷嚷着:“我就要喝,不要你管我。”

 
 
毕雯珺一把将杯子夺过来闻了闻,还好度数不是很高。星星点点的液体溅到了李希侃的背心上,李希侃挥着拳头就要抡到毕雯珺脸上。

  
“你怎么都不知道爱惜我的衣服!”

  
  
看到李希侃这副要和他拼命的模样,易光没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打趣道:“看来我们小侃是不打算跟你好好说话了。”

   
毕雯珺赶紧护住自己的脸,站稳了脚,想着这二十多年的面子都要被李希侃在今天晚上给丢完了。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认命地朝李希侃张开双臂。
 

 

“要不要抱抱?”

“嗝……抱抱?”李希侃肩膀一耸打了个酒嗝,歪歪脑袋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露出小虎牙甜甜的笑开了。

     
他整个人栽到毕雯珺怀里,满意地闭上眼睛,把下巴搁到毕雯珺肩膀上蹭来蹭去,吧唧着嘴念叨:“抱抱……抱——!”

托老天的福,李希侃虽然喝醉了,神智也不清醒了,却还没忘记毕雯珺的拥抱。

毕雯珺最先在警局接受魔鬼训练的那段时间,原本精瘦的胳膊都被锻炼得有了肌肉线条。他担心李希侃不习惯,问他会不会觉得抱起来不够舒服,毕竟李希侃最喜欢抱着的,就是床头那只软软的毛绒猫咪抱枕了。
  
 

结果那时的李希侃默默按了按毕雯珺的肌肉,大喊一声“我操”,就窝在毕雯珺怀里怎么也不肯动了。依他的话说,这叫青春肉体的魅力。最后,床头那只猫咪就被李希侃毫无留恋地踢到了床尾,毕雯珺成功上了位。

 

 
好不容易终于捉住人了,毕雯珺托住李希侃的身子,让他挂在自己身上。

 

易光捏起吧台上的棒棒糖朝李希侃晃了一下,又眨了眨眼睛,温柔地说:“小侃,我们改天再联系。”

李希侃的脑袋点得像拨浪鼓,呼了呼口中的酒气,大义凛然地答应:“好,回去联系!”

  
毕雯珺看了看他手中那根糖,不就是李希侃最爱的那种吗?看来李希侃喝多了不仅会发酒疯,还会到处派发棒棒糖。

 
可是他怎么不知道,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吃糖呢?比如毕雯珺自己,就是活生生的一个典例。

   

偏偏这套好像对易光很管用。
 

 
毕雯珺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再多停留片刻,皱着眉头瞪了易光一眼算是警告。易光一点都不恼,反而笑笑,对毕雯珺做了个请便的手势。

 

还没抱着李希侃踏出几步,一个男人操着沙哑的声音在后面叫住了毕雯珺:“哎呀,小毕,这么巧!”

 
毕雯珺回头,又来麻烦了,真是祸不单行。

  

面前站着的这位,警察局的易天,可真是个老熟人了。他是毕雯珺以前的同事,每天油嘴滑舌,又喜欢偷偷耍小伎俩。上个季度,局里提供了一波提拔机会,领导念在毕雯珺年纪小,有胆识,又能挑重任,把宝贵的名额给了他,而易天被调到了另外一个分部。
 

于是毕雯珺就倒霉地和易天结下了梁子,易天处处看他不顺眼,一有机会就油腔滑调地调侃他。

 
“哥,”易光愣了愣,又看看毕雯珺,问:“你们认识?”

 

“岂止认识啊。”易天啧啧嘴,添油加醋地说,“小毕可是我们那儿的模范,人见人夸。”

  

即使毕雯珺不想费心思和易天互相找不痛快,明面上也是不能表现出来的。虽然已经不在一个部门工作了,但是这个地方也就这么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还是给自己少揽点事情为好。

 
他点了点下巴以示尊敬:“天哥,好巧。”
 

 

“嘿,我们有缘嘛。”易天接了茬,眼神往他怀里瞟,“这不是你那个朋友吗?约着来喝酒喝醉啦?”

 

毕雯珺抬起手掌扣住李希侃的后脑勺,把他的脸往自己身上摁,眯了眯眼启唇道。

 

“天哥有什么话跟我说就行,咱俩的事儿和我朋友有什么关系?”
 

 
 



TBC.

评论(28)

热度(4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