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4)

(有好多朋友说看不到我上一章的更新,可能是限流了,可以点进我主页看上一章的小破🚗!!
这章是过渡加铺垫,主剧情线展开啦。
以及,我真的很爱评论!)











的确是做得太狠了。

天蝎座的占有欲在毕雯珺心里暗自作祟,他又把李希侃拎到自己腿上,摁着他的身子弄了几次。到最后李希侃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可怜巴巴地张着小嘴,在心里把毕雯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。

毕雯珺租的公寓恰好也在城西,和酒吧街只隔了两个街区。他觉得送李希侃回家太麻烦,更何况李希侃现在已经被折腾得没有力气收拾身上的残局了,所以自作主张把他拖回了自己的住处——也是两个人分手前合租的房子。

反正做都做了那么多次了,也没什么好避讳的。

把李希侃从车里抱起来的时候,毕雯珺顺便掂量了一下,觉得他整个人轻飘飘的,又瘦了不少,都有些硌人了。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。

毕雯珺刚抱着李希侃踏入玄关,就听到李希侃在自己怀里软软糯糯地问他:“回家啦?”

“嗯,回家了。”毕雯珺亲亲他的额头,把他小心翼翼地在浴缸里放下,嘱咐道,“我去拿毛巾和睡衣,你等我一下。”

李希侃蜷起身子,乖乖的点了点头。还没过多久,毕雯珺取了东西回来,李希侃已经睡着了,歪着头靠在浴缸边缘上,弯曲着腿,两只胳膊抱在腿上,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唉,他是有多缺乏安全感啊?

毕雯珺蹲下身子,手掌扶上李希侃的脑袋,承担了一些重量,让他睡得更加安稳。他仔细地把水龙头调成了低档,确认流出的是温水后,开始给李希侃做清理。

身体碰到水的那一刻,睡梦中的李希侃皱起小脸哼哼了几声。毕雯珺像对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轻声哄他,李希侃立刻就舒展开了眉头,嘴角还噙着一丝笑意,又投回了梦乡。

最后把两个人都收拾干净了,毕雯珺轻轻拉上床头的灯。房里一片黑暗,但是他可以清楚地听到李希侃均匀的呼吸声,这对他而言就已经是莫大的满足了。

李希侃似乎感觉到了旁边的热源,习惯性地蹭过去,往毕雯珺怀里钻。毕雯珺愣了一下,还是缓缓揽过了他的腰。李希侃的骨架子比毕雯珺的轻,整个人也比他小一码,就这么抱着刚刚好。

难得的一夜无梦。

即使凌晨时分才上床休息,毕雯珺的生物钟还是在早上七点半准时叫醒了他。阳光透过窗户撒进来,映在李希侃微微颤动的睫毛上。

真好,毕雯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。他还深刻地记得,以前谈恋爱的时候,每天清晨醒来,映入眼帘的也是这样一副美好的场景。如果就这样一直待下去,没有人打扰就好了。

然而他又想起李希侃昨天晚上耗费了不少体力,依他的性子,一会儿醒来肯定又可怜兮兮地喊饿,再大骂毕雯珺禽兽不如。毕雯珺叹了口气,把胳膊从李希侃脑袋下面抽出来,只能先爬起来去给他买早餐了。

刚走出小区,毕雯珺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他皱了皱眉:“易光?”

易光靠在自己的车门上,显然看到毕雯珺也有点意外,直起了身子,说:“怎么这么巧,我是来给病人做家访的,没想到你也住这里。”

“昨天走得急,还没过问,易先生是?”

“是医生。”易光接上了话,“我手下有个病人刚大病初愈就吵着回家了。我不太放心,就来看看。”

“易医生可真尽责。”

“毕先生抬举了,对每一位病人负责到底,只是我的义务。”易光善意地笑了笑,“还有事儿吧?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。”

“好。”毕雯珺先行告退,去李希侃最喜欢的包子铺,叫老板打包了两个牛肉包子,两根油条还有两杯豆浆。

“你好久没买双人份了。”熟识的老板爽快地给他打了个对折,八卦地问,“小李回来了?”

毕雯珺挠挠后脑勺,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快了吧。”

“你们年轻人啊,少碍面子,磨磨唧唧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!”老板又开始教育他,毕雯珺连连点头应是,才捎上打包盒赶紧开溜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毕雯珺越想越奇怪,昨天晚上刚认识易光,今天一大早就又见面了,不管怎么说都太不合情理。

事实证明,警察异于常人的感官素质还是有点用的。他在进公寓前,回了趟车里,把李希侃昨天落在后座的背包打开,把所有的糖果都掏了出来。包底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枚圆形的追踪器,幽幽闪着红光。


昨天撒在地上的棒棒糖是易光帮忙放回去的。

“操,医生身上还能备着这玩意儿?”毕雯珺暗骂了一声,从门侧夹层取出一把小刀,沿着追踪器边缘挑开了硬壳,将里面的电线给切断了。

追踪器上面的小灯闪了闪就熄灭了,肯定是报废了。毕雯珺把它拿在手里把玩了一番,庆幸自己是个警察,不然可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处境。

太险了。现在还不知道易光到底有什么动机,所以还是要小心为妙。在查清楚事实之前,绝不能让李希侃知道这件事,不然会给他带来麻烦。

毕雯珺把追踪器揣到口袋里,又把李希侃的背包恢复原样,拎着早餐上了楼。李希侃还没有醒,可能是太累了,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。毕雯珺也不舍得叫醒他,独自解决完了他自己的那份,把剩下的早餐放在餐台上。

他想了想,撕下一片便签,写上:“包子是牛肉馅儿的,一定要记得吃。以后你要好好休息,又瘦了,都不知道心疼自己。我去上班了,你要乖乖的噢^_^”

他把便签贴在李希侃的床头,确定他一醒来就可以看到。然后毕雯珺俯下身子,轻轻吻了吻李希侃的额头,怕惊醒他睡觉,赶紧退出卧室,还贴心地带上了房门。

门关上的一瞬间,李希侃睁开了眼睛,把手贴在额头上,感受毕雯珺方才遗留下的温度。他翻了个身,把脸埋在枕头里,傻乎乎地笑了起来。

毕雯珺回到了警局,把拆毁的追踪器搁在桌角。正好范丞丞送过来一沓案情报告,头一转瞟到追踪器,随口一问:“你怎么又把老鹰那个案子的物证摆出来了?”

经他这么一提醒,毕雯珺才想起来,这个型号的追踪器他是见过的。前段时间,他负责了一个本地走私老大的案子。对方在道上代号老鹰,干了不少混账事儿。毕雯珺一个月前端了他一个毒品窝点,案发现场就找到了这种款式的追踪器。

这可就巧了。毕雯珺正愁案子断了线索,揪不出老鹰的本尊呢。

他把追踪器递给范丞丞,交待道:“这个你和老鹰的那几起案子一起保管起来,然后再帮我查个人。易天的弟弟,叫易光。”

“易天的弟弟?难道这就是他弟弟手上的?”

毕雯珺点了点头。

“这就奇怪了,你什么时候和他弟弟扯上关系了?”范丞丞不解地问。

“昨天晚上小侃在酒吧认识的。”

“哦,酒吧啊……”范丞丞突然瞪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回事?你把小侃放去蹦迪了?”

这是什么猪队友,为什么偏要哪壶水不开提哪壶?

“……闭嘴!”毕雯珺脸一黑,看上去不爽极了,又补充道:“你让Justin把他给我盯紧点!”

“……遵命。”














TBC.

评论(32)

热度(5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