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我不怕,带我走。”
◆ ONLY BK◆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5)

(放心看,这章还是甜的)













李希侃安分了一段时间,每天一觉睡到中午自然醒,下午打打游戏追追剧,到了晚上再约上黄明昊一起练车技,兴致来了就跑到没人的外环飙飙车。



不管怎么说,还算是安全的。



毕雯珺对他这个状态表示很满意。如今,毕雯珺不仅自己的工作任务重,还要抽出业余时间调查易氏兄弟的事儿,便忙得不可开交,没见上李希侃几次。再加上有黄明昊帮他监督着,自然放心了很多。



他从黄明昊那里询问了几番,得到的答复都是“你放心,乖着呢!”李希侃几乎什么社交活动都没参加,除了偶尔去赛车零件店逛一逛,就是兴致勃勃地去报名了几项地下赛车场的比赛。



范丞丞暗自动用自己的人手搜集了一波易光的资料,整理成册丢给毕雯珺。毕雯珺随手翻了几页,易光的年龄、家庭、社会经历等情况被罗列得仔仔细细。



“他还真是医生啊?”看到医生执照复印件时,毕雯珺还是愣了一下,“我以为他唬我来着。”



“没错,他是医生,中心医院的外科教授。”范丞丞努努嘴,“只是……你往后面翻几页。”



毕雯珺闻言,赶紧翻阅后面的资料,草草扫了几眼也明白了个大概:“他在美国当过军医?”



“还是战地前线的那种特级军医。”范丞丞点点头,解释得更具体了,“经历过枪林弹雨的人,肯定不会简单。我现在倒觉得他没点履历,还说不过去了。”



“这一对兄弟到底想整哪出?”毕雯珺开始脑瓜子疼了。



“凭我的感觉,我觉得他和易天不会站在统一战线。我研究了他的家庭状况,他们俩接受的教育完全不一样,理论上来说,易光应该是在心里瞧不起他哥的。”



“那岂不是更麻烦了吗?我还要把他们当做两个定时炸弹,做双重准备。”



“得了吧你。”范丞丞夺回资料册毫不留情地砸在毕雯珺脑袋上,“少操点心,我让下面的人帮你盯着。哦对了,城中一年一度的庙会又要开办了。Justin和小侃约了我一起去,你要不要也来?”



“你们仨已经背着我约好了?”毕雯珺迅速抓住了重点。



范丞丞干笑了几声:“可不是吗,你最近管小侃管太严了,他们俩怕你拦着不让去。还是我这个好兄弟告诉你,不然你现在都不知道。”



“那我肯定要去啊,你别跟他们俩说。”



“偷偷摸摸跟着啊?”范丞丞有些摸不清头脑,“你这平常做任务跟踪上瘾了吧?”



毕雯珺就算不说,范丞丞也知道,他在做任务时最痛恨的就是跟踪目标。毕雯珺一度认为,给他下达这种任务的上司智商都被狗吃了。一个一米八七的大高个,扎在人堆里都独树一帜,让他去跟踪,简直是要他的命。



所以在被毕雯珺狠狠瞪了一眼之后,范丞丞乖乖闭上了嘴,过了一会儿说:“我到时候偷偷告诉你。”



庙会是城里特有的习俗,很快就如期而至了。原先老一辈人喜欢这种热闹的气氛,便组织着开展起来,没想到渐渐地被演变成了当地必不可少的节日。



在这样的小城市里生活,虽然自给自足过得也算美满,但谁都想再找些乐子,这样的机会定是不会错过。



李希侃特意把去年穿的夏目浴衣翻了出来,上身试了试刚好合身。去年的时候,他身上还有点肉,穿着浴衣感觉有点紧绷。也不知道这一年经历了什么,现在竟然能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。



他给黄明昊挑了一件黄色的浴衣,又给范丞丞挑了一件酒红色的,然后美滋滋地夸自己眼光好,说他们俩组合在一起就是西红柿炒鸡蛋。



最后是范丞丞开车把他们送到庙会的。各家各户都在门口挂上了五彩斑斓的灯,汇在一起涌成了揉碎的银河。小摊贩都在街边占好了摊位,卖的都是吃喝玩乐的小玩意儿。



黄明昊和李希侃像村里进城的小孩似的,蹦蹦跳跳地在前面逛,范丞丞跟在他们俩后面,给毕雯珺发消息:“我们到了,小侃在卖糖葫芦的那个小摊上。”



毕雯珺的消息回复得很迅速:“我看到了,你把Justin领走。”



范丞丞翻了个白眼,心想毕雯珺就是过河拆桥,可自己其实也想过个二人世界,便趁着李希侃低头在兜里找钱,赶紧拽过黄明昊的胳膊窜进了街角。



李希侃刚向老板付完钱,一手举着根糖葫芦,另外一只手举着个糖苹果,张望了几圈,连黄明昊的人影都找不着了。



真讨厌,竟然落下自己跑了。李希侃愤愤地咬了一颗糖葫芦,故意把焦糖嚼的嘎吱嘎吱响。黄明昊肯定是被范丞丞给拐走了!



两只手都拿了东西,也不方便再掏出手机打电话了。李希侃就这么啃着糖葫芦,在街上晃晃悠悠。一群小孩子疯闹着跑来跑去,其中一个小男孩一不小心直直冲向了李希侃。



两个人都撞了个够呛,李希侃手一抖,把糖葫芦甩在地上,亮晶晶的糖衣裹上了一层泥巴。还没等李希侃为他的糖葫芦哀悼,小男孩坐在地上开始痛哭流涕。



李希侃哪有什么哄小孩的经验?这么一闹,他直接慌了神,蹲下身子把还没有吃的糖苹果往他手里塞:“哥哥给你吃这个,你别哭了好不好?”



谁知道小男孩完全听不进他讲的话,眼睛一眯哭得更撕心裂肺了。听到这么大的动静,一个妇女赶紧跑过来抱起小男孩,在怀里掂了掂算是安慰,斜眼瞟了瞟愣住的李希侃:“你干嘛撞我儿子啊?”



“我不是……"李希侃的眼泪也都快给逼出来了,“是我没注意,对不起阿姨。”



“哎呦,你叫我阿姨——依这辈分,你和他一样大啊?”



李希侃难堪极了,除了道歉什么都不会说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一个身影挡在了他面前,一本正经地跟那位妇女商量:“大家都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如果您实在想要继续追究,我们可以一起去调取路边的监控,一看便知。”



毕雯珺真他妈的帅!简直就是个救世主!李希侃可以对天发誓,他从来没有觉得毕雯珺这么霸气!



那位妇女打量了一番毕雯珺,阴阳怪气地开口:“你谁呀?关你什么事吗?”



“我是警察,有证执法。”毕雯珺亮出自己的警察证给她看,“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



妇女在心中盘算了一会儿,估计还是碍于脸面,“哼”了一声,趾高气扬地说:“这事就算了,以后走路注意点!”说完就自顾自地抱着自己儿子走了。



“你来干嘛呀?”李希侃眨着眼睛,伸出小手扯了扯他的袖角,“虽然你这职位管不了这种民间纠纷,不过还是看上去挺威风的!”



毕雯珺转过身来,李希侃这才发现,他今天穿的是他们第一次来庙会的那件深蓝色的浴衣,稳重而不张扬。重点是,毕雯珺就是在三年前的庙会上,穿着这件衣服跟他表白的。



时过境迁,如今看着毕雯珺再这么玉树临风地站在自己面前,用含水的眸子这么温柔地看着自己,李希侃一时间有些恍惚,还以为是穿越回去了。



好像毕雯珺一直都对他挺好的,他想。



手上的糖苹果被人动了动,李希侃才回过神来。毕雯珺的手搭在他肩膀上,俯下脑袋啃了一小口,啧啧嘴做出评价:“太甜了。”



“你干嘛吃我的?”李希侃作势推开他。



没想到毕雯珺直接把他搂在怀里,靠着他的耳朵说:“别人不稀罕你的,我稀罕。”



他的气息离自己太近了,李希侃觉得有一万只小鸟同时撞上了心房,脑子里只剩下一团软乎乎的棉花糖了。他把糖葫芦塞到毕雯珺手里,然后捏上毕雯珺的脸拉开了点距离。



毕雯珺脸颊上的肉都被他挤压得有些变形了,看上去很滑稽。李希侃没忍住笑出了声,用指腹点点毕雯珺嘴角蹭上的糖粒,嬉笑道:“你怎么吃的呀?太不在乎形象啦。”



毕雯珺完全没有理会他说的话,无赖地抓开李希侃的手腕。他伸出舌尖勾住自己嘴角的糖粒,乘人不备覆上了李希侃的唇,轻轻撬开他的嘴,把糖分渡给他。



李希侃一瞬间僵住了身子,死死定在原地。他能感觉到毕雯珺还在他唇间舔/舐,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

要命,都快缺氧了。



毕雯珺好不容易放开了他,李希侃喘出一大口气,以为总算没事了,却一不留神,彻彻底底败给了最后的会心一击。肩上又是一重,毕雯珺把下巴搁在他颈窝里,闷声问:“是不是太甜了?”















TBC.

评论(27)

热度(3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