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狂奔向宇宙尽头。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6)

(我居然被限流了,看到即是缘
想拥有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一条龙
爱你们)













“还……还好。”


李希侃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被撩得满脸通红,赶紧一把推开赖在身上的毕雯珺。李希侃偷偷抬头看他,面前人只是笑着用指腹抹了抹嘴角,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。



“神经病!”他气急败坏地骂了声,拔腿就走。毕雯珺也不生气,跟在他身后,没出两步就牵住了他的手,紧紧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。



李希侃甩了几下没挣扎开,便就由着他胡来了。



最后的糖苹果还是李希侃吃完的——毕雯珺又尝了尝,还是嫌它太甜了,然后去买了盒章鱼小丸子吃。



庙会上好玩的还是不少,李希侃带着他兜兜转转,一会儿要去扔铁圈套玩具,不一会儿又拽着毕雯珺蹲下来在小孩堆里捞鱼。逛到射击气球的小摊时,李希侃干脆赖着不走了,偏要见识毕雯珺天天吹嘘的枪法。



毕雯珺为难地看着他,明显是没有这个兴致,但还是拗不过李希侃,掏出几块钱付给老板,拿起一把玩具枪。



“你把那一排的都打爆,我喜欢柜子上那个棕色的泰迪熊。”李希侃指着墙上一排气球给毕雯珺看,毕雯珺点点头。



玩具枪不如真正的抢打起来畅快,塑料制品握在手里轻飘飘的,也没有什么后坐力,让平常拿惯了枪的毕雯珺有些不习惯。他连打了三四发才找到点感觉,后面的几发子弹倒是直中靶心,气球一个个接着爆开,居然还有人围观起来。



只剩最后一只气球了,毕雯珺摁动了扳机,这才发现弹夹里的子弹已经被耗光了。他抱歉地望了望一旁的李希侃,可李希侃一点都不在意似的,“啪啪啪”鼓着掌夸他厉害。



毕雯珺转过头问老板:“能不能再玩一次?”



“哎呀你别当真嘛。”李希侃连忙拉住他,解释道,“我也没有那么喜欢那只熊,你已经很酷了!”



看着这两个人谁都不肯让步,老板索性破了次例,把泰迪熊从展柜上面取下来递给李希侃,笑了笑说:“我还没见几个人能打这么多气球的。既然你喜欢,当作是我替旁边这位帅哥送给你的吧,拿去。”



“这可不行!”李希侃连连推脱道,“规矩就是规矩,我不要了。”



“怕什么?你们这一趟也招来挺多人的了,算是照顾了我的生意。”



李希侃扭过头,小心翼翼地瞟了瞟毕雯珺的脸色。毕雯珺没说话,看上去也没有不悦的神色,李希侃放了心,抱过熊朝老板道了谢,便兴高采烈地扯着毕雯珺离开了。



其实李希侃心里很清楚,毕雯珺不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好意,只是性子犟,又不想面对没有打下一排气球的事实,还在闷着和自己生气呢。



他把泰迪熊抱得很紧,故意可怜巴巴地小声试探:“你是不是嫌我太麻烦了?惹的事情又多,要求又高,还总没有好脸色给你看……我也不想这样的……”



“没、没有。”


毕雯珺一听这语气就慌了神,原本僵着的脸立马破了冰,反驳都变得磕磕巴巴。他怕李希侃误会自己的意思,要不停瞎想,又拉起李希侃的手一起窜进街旁的山间小道。



“一会儿要放烟花了,我们去视野好的地方看。”他说。



虽说是山,但是这座城里的山也没有多高,爬到山顶也大不费劲。可即便如此,毕雯珺还是没有舍得放开李希侃的手,走到险峭一点的路段时,还主动接过他怀里的泰迪熊,唯恐他出了什么岔子。



见毕雯珺这幅紧张兮兮的样子,李希侃不用想也能看出来,这家伙是怕自己又不开心呢。



真是个大笨蛋。李希侃偷偷咧开嘴笑,踏上了山顶的观景台。



山顶的空气很干净,夜晚的风掺着清醒的草木香氛抚了过来。夕阳早就镶着金边坠了下去,绮丽灯光激起层层波澜高低明灭。城中错综复杂的车辆川流不息,万家灯火在黑暗中摇曳如漫天星斗。



繁华夜景深深映入李希侃的眸中,他朝对面指了指,跟毕雯珺说:“你看,那条河还在呢。"



一江春水与灯海相衬,车船交织星河流彩。他好像已经分不清何物为天上星子,何处为人间烟火——抑或是星子跌入了凡间,烟火亦绽放在了星空。



他望着毕雯珺咯咯笑了起来,毕雯珺把泰迪熊塞到他怀里,自己张开双臂,毫不犹豫抱住了面前的人。



耳边是风声,是蝉鸣,是熟稔的湿润泥土腥味,也是他最能让人安心的气息。果然,只有彼此才能拭去自己所有的不安彷徨。




李希侃闭上眼睛,任由毕雯珺揽在怀里,这样他就感觉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,其他什么的都不用想。




“你睁眼看看。”毕雯珺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点。



随着烟花绽放的声音,原本如墨的天空瞬间变了个样儿,绚烂的火星迸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彩,把整个城市上空点缀得流光溢彩。



“真好看啊。”他说。


“嗯,还好有你在。”
















TBC.

评论(24)

热度(2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