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狂奔向宇宙尽头。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7)

(*预警,不过应该甜>虐
我依旧爱评论!)












此情此景,毕雯珺突然很想亲吻李希侃。与其说是亲吻,用“吃掉"形容起来应该更为合适。他在心里描绘了无数次,如何把李希侃狠狠地揉进身体里,那感觉一定很美妙。可是当李希侃就这样信任地把自己交给他,毕雯珺又舍不得碰他一分一毫了。



最后毕雯珺没有亲他,湿漉漉的吻刚刚落到李希侃的眼角,对方就埋头抱着熊跑开了。他没有追,知道李希侃是害羞了。



唉,李希侃怎么看就怎么喜欢,好可爱。



镇上的人生活作息规律极了,就连庙会也结束得早。毕雯珺刚回家躺到床上,就接到了黄明昊的电话。



毕雯珺摁下了接通键,黄明昊的谩骂铺天盖地撒下来:“我靠,毕雯珺,你给李希侃喂了什么迷魂药?他自从刚刚回来,就抱着那只蠢熊傻笑。我问他什么,他都不理我。你搞你的恋爱,别把我的小宝贝整傻了。”



“什么小宝贝?”毕雯珺心情甚佳,难得没有吃飞醋,反而贱兮兮地开口:“你们俩能搞出什么幺蛾子?花花联盟?你要不是被丞丞吃得死死的,我也不放心小侃跟你住。”



黄明昊一听这话,彻彻底底地怒了:“你算什么瓜?你他妈直接单身一辈子吧!”



话筒里的忙音意味着通话结束。



对着毛绒熊傻笑的这种幼稚行径,也只有李希侃那个小傻子干得出来吧。毕雯珺盖上被子,再拉下床头灯,在黑暗中还是难掩笑意。



从李希侃身上汲取的糖分,足够他睡上几天几夜的安稳觉了。就算是做梦,也一定是美梦。



就毕雯珺平日里的良好习惯来说,醒来时的天边应该才刚刚泛出鱼肚白。但是昨晚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沉,待他撑起身子清醒过来,上午都已经过了大半了。



毕雯珺揉了揉眼睛,从床上爬起来,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查看消息。有一封未读的匿名邮件躺在他的邮箱里,像是在等待被打开似的。



换做往常,毕雯珺是不会理会这种垃圾邮件的,但是这次不一样,冥冥之中他觉得自己就应该看看它是什么来头。



邮件里只附带了一个文件夹,连标题都没有。可当文件夹里的内容加载出来,毕雯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眸,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。



满满当当的都是照片,像素很高,拍摄角度也很明朗,只是照片中的主人公全部都是同一个人——李希侃。



一共有十几个不一样的场景——有李希侃在警局的,在酒吧里的,在路边拦车的,在街角蹲下来逗猫猫狗狗的,甚至还有昨天晚上在庙会上的。如果这张照片不是出现在这样一封来路不明的邮件里,毕雯珺还会觉得穿浴衣的自己和他站在一起真的很般配。



只是……毕雯珺冷静下来,沉下了脸,指尖一滑翻到最后一张照片。照片上的李希侃在跑道上给赛车做护理,一旁的黄明昊正伸手给他递过去一瓶矿泉水。



他突然注意到照片角落标注的日期,一股不安的情绪涌了上来。不会吧……他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电子钟,一瞬间惊慌失措。



我操,还他妈真是今天!



眼下这种情况,毕雯珺也来不及洗漱打扮了,随手套了件卫衣,揣上手机钱包就急匆匆冲出了家门,边踉跄地提上鞋,边给黄明昊拨电话。



电话响了几声都没人响应,毕雯珺早已心急如焚了。还好在他刚启动汽车发动机的时候,黄明昊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什么事啊雯珺哥?”



毕雯珺的声音几乎是狂吼出来的:“小侃在哪!”



黄明昊一下子被吓了一大跳,磕磕巴巴地回答:“在、在城西地下赛车场。”



“我马上过去。”毕雯珺踩下油门,“你千万别让他参赛。”



“可是……比赛刚刚开始啊。”



黄明昊话音未落,毕雯珺就听到了背景音里刺耳的开赛口哨声。他恼羞成怒,重重捶了一把方向盘,只得托付道:“拜托你了,别让他出什么事。”


这一通电话打得莫名其妙的,毕雯珺的语气真的很认真,不像是在开玩笑,更何况,他从来不拿李希侃的事情开玩笑。黄明昊望向跑道,却看到他不能再熟悉的那抹红色朝围栏飞速撞了过去。



他的手机“啪”地一声,掉在了地上。









值得庆幸的是,毕雯珺的公寓离地下赛车场不算很远,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。门口的保安拦下他,宣称场馆内发生了突发事故,现在外人不便入内。



毕雯珺脸色立刻就白了,扒开保安就像弦上的箭一样冲进了人群。他站在观众席上,远远就看到跑道上李希侃最喜欢的那辆赛车,前端被撞得变了形,可以想象当时有多么巨大的冲击力。



他疯了一般地攀过观众席的栏杆,跑到车旁。周围围着一大圈工作人员,却没有李希侃的身影。毕雯珺双手颤抖着抱住了脑袋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



没有血……对,起码没有血……



“这位先生,这边是工作区域,请您移步好吗?”一个带棒球帽的工作人员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


毕雯珺猛地抓住他的领口,力气大得要把那人整个拎起来,他嗫嚅着问:“李希侃呢……李希侃在哪……”



那人毫不客气地挣开他的双手,整理自己的衣冠,不耐烦地说:“那个赛车手啊?在C区的休息室。”



“谢谢……谢谢你。”毕雯珺双眼失神,也没忘记朝他鞠了两躬,又赶紧拨开人群窜了出去,还跌跌撞撞的引不少人侧目。



毕雯珺跑了大半个场馆,问了一大圈人,别人看他这落魄的模样,还以为这小伙子受了什么刺激影响了神智,但还是处于礼貌给他指了路。毕雯珺最终找到C区休息室的时候,脚步都是虚浮的。



李希侃一定没事的……



他汗涔涔的手掌旋开了门把手,风风火火地闯了进去。李希侃坐在长椅上,有些惊讶地望着他。



与李希侃对视上的这一秒,毕雯珺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。谢天谢地,他起码还活着。



时间仿佛静止了很久,两个人都没有动作。毕雯珺立在门口,胸膛还大幅度地起伏着,目光赤裸裸地停留在李希侃的身上。最后,还是李希侃觉得被这么盯着有些尴尬,轻咳了一声打破了空气。



他刚想着说些什么去化解这凝固的气氛,毕雯珺就扑过来衔住了他的唇瓣,把他的声音吞到腹中。这一次的攻势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硬,毕雯珺的牙齿几乎是在啃咬他的嘴巴,舌头也探得很深,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

李希侃皱了皱眉,刚想喊疼,就感觉一双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颊,小心翼翼地触碰他的肌肤。



这点小动作根本躲不过李希侃的,原来毕雯珺在害怕。



李希侃把自己的手覆盖在毕雯珺的手上,舔了舔被啃得要滴出血的嘴角,轻声安慰他:“我没事儿。”



毕雯珺的眼眶瞬间泛红起来,他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宠物,抽了抽鼻子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:“我以为……”



即使他不说下去,李希侃也知道他在想什么。明明受惊的人是自己才对,毕雯珺却显得比他还在意似的。他缓缓凑上去,把毕雯珺的脑袋扶在自己颈窝,张臂揽住了他。



毕雯珺连忙把沁出的泪星蹭在李希侃衣服上,怕被他看见了,又要心疼。失而复得的快意充斥了整个心房,他紧紧回搂住李希侃,却听到李希侃小小地“哎呦”了一声。



他意识到李希侃身上很可能还有伤,赶紧收回了手,从他怀里钻出来。方才的情绪太过于亢奋,忽略了这点,毕雯珺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他。



李希侃的衣服褪到了腰间,看来他刚刚是想检查伤势的,却被凭空而降的毕雯珺给打断了。仅仅是扫过一眼,就能看到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青紫色的淤青,还有些许红色的划痕。



这是他放在手心好好护着的宝贝,哪受过这样的苦?




毕雯珺不敢再把衣服掀起来检查了,仅是这区区一片裸露的皮肤上都有很多伤了。李希侃的左臂藏在背后遮遮掩掩,自然也逃不过毕雯珺的眼睛。他不由分说地一把抓过他的手腕,一大块擦伤渗着血珠触目惊心地映在了眼前。




“……我没事儿。”李希侃抽回了胳膊,朝他笑了笑。




过了一会儿,毕雯珺才嘶哑着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

“方向盘卡住了,可能是我前期工作没做好,疏忽了。"李希侃轻描淡写地解释道,“但是我最后一秒还是扳回了一点儿,没撞得太惨。”




毕雯珺心里清楚,其实让李希侃在跑道上丧命的手段有无数种。若是有人想害他,完全可以让方向盘完全失灵,或者发动机直接走火爆炸。而在方向盘上的这么一个小手脚,还给他留了点命,没有赶尽杀绝。



这件事,明显是冲着毕雯珺来的。



有心人在威胁他、警告他,而筹码就是对他而言他最重要的那个人。



即使有一那么一天,毕雯珺必须经历重重险阻,披荆斩棘罔顾人伦才能活下去,他没有半点怨言。



但是李希侃是不一样的,从此以后,任何人都别想伤他半分。















TBC.

评论(22)

热度(2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