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“或许只有你懂我,所以你没逃脱。”
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9)

(这章好像有点长
不是很甜
但是我今天领成绩很惨,都不要骂我!)











毕雯珺愣了愣,说没问题,把李希侃摁到副驾驶座上面坐好,还仔细地给他扣上了安全带,捏捏他的小脸,笑道:“小孩儿。”





如果要仔细想一想,他们大概有两三年没有回过学校了。当初毕业的时候,最重要的东西都在身边好好的,便没什么挂念。到后来分手了,就更不敢回首看。校园里的每个角落、每条小道都承载着他们美好的回忆。不可言,不可念,不可行。





不过既然李希侃都这么主动地开口说了,倒也没什么好惦记的了。想回学校,听他的就是了。毕雯珺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打什么小算盘,但还是二话不说把车开到了校门口。





“下来吧。”毕雯珺先下了车,拉开副驾驶的车门,朝李希侃挑挑眉。





李希侃怔怔盯着毕雯珺,一动不动的,像是没有想下车的意思,过一会儿才缓缓张开双臂,软软地说:“抱——”






街旁的路人来来往往,毕雯珺挠了挠头,还是俯下身子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。李希侃像只八爪鱼一样紧紧缠在他身上,他顶着路人疑惑的目光,轻轻拍了拍李希侃的屁股,命令道:“下来。”





李希侃没有得寸进尺,嘿嘿一笑就从他身上爬下来,稳稳站好了。毕雯珺锁了车,拉着李希侃往校园里面走。





可能是假期的缘故,学生比平常少了很多,环境便显得悠闲了。学校看上去没怎么翻新,连教学楼墙角的油漆都没有重新涂刷,只是更斑驳了些。从校门口的那条大道走下去,直通的是一个绿茵足球场,两个人停下脚步,也不顾草皮上有没有泥土会弄脏衣服,直接躺在了上面。






“我记得你以前还总来这儿和Justin踢球的,现在你们怎么都不踢了?”毕雯珺用一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,看着天上一片片的云从眼前溜过去。






李希侃翻了个身,背上黏着的全是草。他干脆趴在地上,又撑起脑袋,抿着嘴想了想,回答道:“那时候也就图个乐子。表面上都说大学生活多姿多彩,其实我也知道,我能空闲时间踢踢球,和朋友一起无忧无虑的,就最好了。我们每次踢球的时候,你和丞丞还在旁边侯着,俩校园男神像小姑娘似的,给我们又是送水又是带外卖,啧啧,倍有面子。”





李希侃侧过头,目光落在毕雯珺的鼻梁上。毕雯珺还是盯着天空,或许是想描绘出云朵流动的轨迹。他笑了笑:“我以前还不知道你们能有这小心思,真是小瞧你们了。”





“谁还没点小心思?”李希侃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,毫不留情地在他面前晃了晃手,不让他接着看云了。他鼓起腮帮子,控诉道:“你当羽毛球社长的时候,那叫个帅的哟,威风的不得了。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挺喜欢羽毛球,哪知道你在校运动会上赢个第一名,偷偷摸摸把我叫到阶梯教室,结结巴巴地说,把奖牌送给我,要我跟你好。”





这恐怕是毕雯珺一辈子不想去回忆的蠢事儿。他的眼皮抽了抽,组织了半天的语言,最后小声憋出一句:“我是挺喜欢羽毛球的。”





“扯淡,”李希侃反驳他,“哪有人这么表白的啊?不是我对你有意见,你当时真的像一只撅着屁股招摇开屏的公孔雀,想起来都滑稽。要不是我脑子抽了,干嘛为了一块破奖牌,搭上自己啊?”





“那也是你脑子抽了,怨不得我。”毕雯珺不想继续讨论这个丢人的话题了,他一下子坐了起来,问:“要不要回阶梯教室看看?”





说走就走,若是从足球场到教学楼,还要途径男生寝室。李希侃本来还兴致勃勃地想回宿舍看看,结果守在传达室的老大爷说,假期的寝室都已经立上门禁了,要他们下次再来。






虽然寝室进不去,但是教学楼还是在开放期间的。阶梯教室的门没有上锁,虚掩着,轻轻一推就敞开了。






教室里面的窗帘都拉上了,很黑,只有门口的光照进来,隐隐约约能够分辨出桌椅轮廓。毕雯珺拉着李希侃,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并肩坐下来。






“我去开个灯。”毕雯珺直起身子,却被李希侃一把拽住,说:“不用了,就这样吧。”





对于毕雯珺而言,在黑暗中两人独处还是怪怪的,视觉以外的感官都被放大了不少。他轻声问:“今天为什么突然就想回来了?”



李希侃没接他的茬,悠悠地说:“当时你也是在这个乌漆墨黑又空无一人的教室,站在最前面那个演讲台跟我表白的,有印象吧?”






“当然有印象,怎么都不可能忘了。”






“今天我眼睁睁地看到自己快要撞到栏杆上,你知道那时候,我脑海里闪过的是什么念头吗?”李希侃往毕雯珺的方向挪了挪,小心翼翼地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。






也不及毕雯珺有什么动作,李希侃又拱了几下,找到最舒适的角度靠好,让毕雯珺一动都不敢动了。






“那你想的是什么?”毕雯珺沉默了一会儿,实在不敢往深了想。





“我当时在想你,太可笑了,我李希侃就是不争气。在那种生死关头,我居然在想,不能和你一起死就算了,但是我没命的时候你不在旁边,真的太亏了。”





毕雯珺咽了咽口水,问:“亏什么?”






“什么都亏。”李希侃拿毛乎乎的头顶蹭了蹭毕雯珺的脖子,把脑袋抬起来,望着他,“你看不到我人生最后的时刻,你不知道你侃哥有多酷——简直酷毙了,你都不能为我担心着急,就算是你提心吊胆,焦躁的要死,我也很开心。虽然我这样可能太自私了,可是这样才能感觉到我对你有多重要啊。”






李希侃笑盈盈地看着他,接着说:“所以你根本不知道,你满头大汗地闯进门,我有多高兴……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一天,我只是假设哈,如果我真的死了,你会不会更着急,会不会——唔。”






还没等李希侃说完,毕雯珺突然凑上去衔住了他的唇瓣,把后面的话吞到腹中,化作了情动的闷哼和水声。他的舌头霸道地攻入城关,发泄不满的情绪。李希侃被吻得摇摇晃晃,闭着眼睛往身后倒,差点撞上了背后的凳脚,还好被毕雯珺眼疾手快地罩住脑袋,往自己面前摁。






到后来李希侃喘不过气,不情愿地小声呜咽,才被毕雯珺放过了。毕雯珺抵着他的额头,不平稳的呼吸声性感极了,他舔舔自己的嘴角,正打算说点什么,嘴巴却被李希侃一下子捂住了。






李希侃笑得看上去没心没肺,抢先一步开了口:“你是不是想说,那既然我们都对彼此这么重要啦,索性再谈个恋爱?”





面前人的眼里装载了满满当当的期待。不知道是什么打翻了,可能是苏打汽水吧,一个个噗噜噜的气泡从心头冒出来。






“可是我觉得这样挺好的。”李希侃缩回了手,很是认真地喃喃道,“想拥抱就拥抱,想接吻就接吻,心血来潮了还可以做个爱,不用顾虑那么多。其实,抛开我小小的私心,我觉得我不可以占着你这么久,把你的生活都塞满了。”






毕雯珺抓住李希侃的手,掰开一个个指头,把手心摊出来,又盖在自己的心口。





在不遗余力地“砰砰”跳动着。





他也学着李希侃那样认真的神情,回应道:“想抱你,想亲你,想干你,都只有一个原因。你不止塞满了我的生活,还塞满了这里。你在这里朝我招手,我必须把你留住。”







“靠,你什么时候这么肉麻?”李希侃没有料到这一出,急着想把手抽回来,何奈毕雯珺的力气很大,他根本没有余地去反抗。







所以他乖乖妥协了,反抓住毕雯珺的手牵好,拉着他站起身。毕雯珺好像还在等李希侃的回答,李希侃叹了口气,那就再放纵一回吧。







他挠了挠毕雯珺的手心,说:“不提这个了,走,再去天台转转?”





毕雯珺见李希侃已经做出了让步,不管如何,只要先守住他总是没错的。他没有做多纠缠,说,那就去天台看看吧。






天台的标配是烧烤和冰啤酒,烧烤要撒了辣椒粉的,啤酒要是冰上一天的。“滋啦啦”从瓶口溢出的泡泡抹去了口中跳跃的辣味分子,再一抬头就能看到满天的星星,可能是少年时期认知里,能想象到的,最浪漫的事儿了。






所以两个人还先拐去校门口的烧烤,店足足点了几大盒子烧烤。烧烤店是他们以前常去的,老板却换了人,店面也干净亮堂了许多。不过李希侃觉得,那种桌子上全是菜油,拎一个塑料小板凳就能坐下的脏小摊子,才有回忆中的那个感觉。






爬上天台的时候,李希侃皱着眉头跟毕雯珺说:“现在我不喜欢那家烧烤店了,那么干净,做出来的肯定没有之前的好吃。”






“你计较那么多干什么?”毕雯珺把几瓶啤酒在地上排成一排,又揭开烧烤的盒子,并在一起。这么一恍惚,还有点回到当年的错觉。





“我就是不喜欢,他们都不该变。我不喜欢变幻莫测的东西,不能给人安全感。”李希侃捞起一瓶啤酒,勾开易拉罐扣,仰头灌一大口。他眼睛向上倾斜的角度,也可以看到几片云。





就是那么一片片地镶在天边,是红色的,可能也是粉色的,反正李希侃分不清楚,不想分的太清楚。










TBC.

评论(21)

热度(3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