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及无惘

狂奔向宇宙尽头。


互相尊重。

【毕侃】复合战略(8)

(*下章高甜预警
但是你们也要看完这章
其实评论越多,解锁越快!

以及,你们还想看他们俩干些什么呢?
不能说开车!这个得看我心情
)











毕雯珺非要拧过李希侃的胳膊细细检查,确认只是看着渗人的表层擦伤之后,悬着的心才放下了大半。但是他还是凶巴巴地命令道:“要去医院看看。”



“行行好吧毕雯珺!”李希侃把手臂抽回来,双手合十哭丧着脸求他,“我回去帮个绷带就好了,都是小伤。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太难闻了,我不去了好不好?”



“不行。”毕雯珺毫不犹豫摇摇头,不管李希侃怎么撒娇装可怜,在这件事上都是没商量的。虽然伤势的确不算很严重,但就连小伤口发炎感染的威力,李希侃估计都受不了。



所以李希侃不情愿地撇了撇嘴,说:“那行吧,等Justin跟工作人员把善后工作弄完了,我们三个一起去。”



毕雯珺瞟了他一眼,打翻他心里的小算盘:“别想着Justin带你逃跑。”李希侃愤愤地瞪着毕雯珺,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,倒是把毕雯珺逗笑了,又哄他:“养完伤了,我带你去趟迪士尼。”



李希侃这才哼哼唧唧地答应了。



认识李希侃这么多年,毕雯珺早已摸到了门道。小朋友嘛,还是要顺着毛捋,他才能乖乖地听话,把肚皮晾出来给你挠挠。



不一会儿黄明昊就急匆匆闯进了休息室,见他们俩都在,松了口气:“我还担心小侃呢,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。”



“为了小侃,我当然要尽快赶过来。”毕雯珺把李希侃从椅子上扶起来,李希侃龇牙咧嘴地抽气,故意往他身上靠,毕雯珺一眼识破,心里欢喜了几分。



黄明昊早就把李希侃的东西给收拾好了,他是个明眼人,也没说要帮着扶李希侃,只是把刚刚拿回来的事故档案塞进包里,跟他们俩一起往外走。



“今天这事儿真的太险了,还好没有大碍。”黄明昊心有余悸,当时赛车撞上围栏,他整颗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。他拍了拍胸口,眼睛咕噜一转,喃喃问道:“不过也说来奇怪,你怎么能给我打电话,事先预测到的?”



毕雯珺顿了顿,大脑飞速运转,决定还是先不要把邮件的事情抖出去为好,避免牵扯到身边的太多人,顾虑得更多了。他扬了扬嘴角:“没什么,小侃出了事,我会有直觉。”



“啧啧……”黄明昊摇摇头,只当他是在变相秀恩爱了。



没出半个小时,毕雯珺已经开车把一行三个人拉到医院楼下了。李希侃哀嚎一声,瘫在座位上不肯起来,被毕雯珺一把扛上了肩。



“哎,疼疼疼!”李希侃大喊着扯毕雯珺的头发,毕雯珺心一横直接把他放在地上,冷着脸说:“要么跟我上去,要么你别找我喊疼。”



李希侃眨眨眼,拍拍灰站起来,悻悻地跟在毕雯珺后面。



能让李希侃认怂的人还真不多,黄明昊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冲他做鬼脸,被李希侃不堪示弱地狠狠瞪了回去。



幸运的是,医院没有客满为患,不一会儿李希侃就排到队,挂上了号。年轻的小医生把李希侃的伤势看了一遍,皱着眉头问这是怎么搞的。



“就车祸,车祸!”李希侃笑嘻嘻地回答,“漂亮的医生姐姐,我这不要紧吧?不用打针住院吧?”



医生抬了抬眼镜架,显然没为他的好话买账,“唰唰”在病历上写下几排方子,递给毕雯珺,交待道:“他伤不重,但是一会儿要去隔壁护士站专门处理一下小伤口。住院就不必了,不过还是要去药房买几管药膏,最好再输几瓶液,调整一下身体状态,伤口会愈合得更快。”



“行,谢谢您了。”毕雯珺把病历接过来,拎着闷闷不乐的李希侃出了医生办公室,把黄明昊打发去买药。



“处理伤口不会很痛吧……”李希侃委屈地耷拉下眼睛,把小手缩进袖子里。



“就擦点碘酒,消消毒再包扎一下,不会有事的。”毕雯珺放轻了声音,耐心的哄,抬手揉揉他的小脑袋。



李希侃点点头妥协,视死如归地一个人踏进了治疗室。



总算落得清静了,毕雯珺坐在走廊长椅上,捏了捏鼻梁,把这一系列事情从最开始捋清楚。



仔细想来,李希侃虽然生性大大咧咧,但也不是会惹事的人。更何况邮件是发到自己这里来的,那显而易见敌人的最终目标是自己,而李希侃只是被无辜地牵连了进来。



可是这镇子本来就小,毕雯珺平日也是安分上进的好青年,没有结过什么仇呀。他挠了挠后脑勺,把所有的疑点指向了易氏兄弟。



易天看他不爽,他能理解,不过是权势的争纷罢了,但不至于这样寻仇的程度。而弟弟易光的出场的方式就莫名其妙,履历也不算简单,只是……



仅凭现在手中拿到的信息,还没办法推敲出他的真实目的。



主动出击总比被动摆弄要好。毕雯珺叹了一口气,掏出手机给邮件回信。



“这位匿名先生(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的性别):

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在何时何地得罪过你。无论是哪种情况,我想都不值得你这样大费周章地策划出这么一出,既耗钱又耗力。

如果的确是我的问题,你可以直接冲着我来,没有必要绕三道四。李希侃是我很重要的朋友,请不要把他牵扯到我和你之间的恩怨里。

你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,我是一名警察,你应该明白,如果我最后把你捉拿归案,你的作案情节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好下场。

请务必三思,现在收手来得及,待你答复。”



其实毕雯珺心里完全没谱,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是对方的对手。可是现在情况已经是最糟的了,他希望能够关于对方的更多信息。



握在手里的手机振动了几下,他赶紧点开看。



回复很简单明了,只有四个字。

——“提防易光。”



这下好了,毕雯珺彻底被绕得团团转。他原先认为,易光和对方一定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。可是现在,确信了的确有关系,却等来的是这样意想不到的答复。那么,对方到底是敌是友?



乱糟糟的信息还没有被理清楚,李希侃就从治疗室里走了出来,蹲在毕雯珺面前晃晃小脑袋,让毕雯珺回了神。



“想什么呢?”李希侃朝他张开双臂。



毕雯珺赶紧前倾过去,配合地抱住李希侃,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

“还疼吗?”他问。



李希侃歪着脑袋想了想,从毕雯珺怀里钻出来,抻了抻胳膊,说:“好像没有那么疼了。”



“我就跟你说了吧,没有那么疼的。”毕雯珺弯着手指刮了一下李希侃的鼻尖。



“哎,别动我,疼了疼了。”李希侃捂住口鼻,只露出细碎刘海下的两只眼睛,不愿意给他碰了:“那我们回家好不好?”



毕雯珺本来打算答应,话都要说出来了,突然想到他还没有打针呢。他对上李希侃贼兮兮的眼神,眯着眼睛说:“那不行,还没打针。”



李希侃泄了气,嘟哝着:“没有说一定要打针的。”



“输了液总比什么都没有好。”毕雯珺不领情,硬是把他押在医院,输了两瓶液才一起离开。



都已经踏出医院了,李希侃突然头也不回地又冲回去。毕雯珺连忙拉住他的手腕,问:“干什么?”



“Justin还在里面呢!”李希侃理直气壮。



“……”毕雯珺不说话,片刻后又“噗嗤"笑了出来。



“……怎么了?”李希侃这次没有那么确信了,小心翼翼地问,“他走了呀?"



毕雯珺把他摁上车,系好安全带,曲指弹了弹他的额头:“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。你又是处理,又是打针的。这都几个小时了,难道人家买药还没好?你是想让他把整个药房都给你搬回去?”



李希侃一脸无辜:“那……那怎么了嘛?”



“他给我打电话,说买完了药,先回去了。”毕雯珺如实回答,又问,“你现在想干什么?我陪你去。”



李希侃低下头,认认真真地考虑了一会儿,再抬头望着毕雯珺的时候,眼睛都是亮亮的,像揉碎了光。



“毕雯珺,我们回学校看看吧。”他说。












TBC.

评论(18)

热度(254)